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婶婶一周年(搞事)

​*不知不觉,咸鱼今天也一周年了~

*和七夕撞在一起,真是浪漫~(才不!赶稿赶死了!我可是咸鱼啊!)

*我家刀,所以是自家的性格

*以下出现的刀都是我有的,但是没出现不代表没有。只是有可能没有……

*以下正文

婶婶一周年

大家好,我叫小优,今天是我就任的一周年。虽然今天我兴高采烈地给大家放了假,其实是想让他们陪我玩。

不过我可不会说出来。

我在万叶樱下召集了所有刀。

虽然吃着麻麻(划掉)咪酱烧的美食度过这一天也不错,但是我更想和大家一起玩。

我就是想要玩,想要搞事情。

才不是被鹤丸带坏的!

以前那个端庄温柔的样子只是层壳子,才不是我学坏了!才不是!

好吧扯回正题。

我看着绕树一圈的后宫哦不刀剑(鹤丸:你说啥?!),清了清嗓子,说出了自己早已想好的游戏。

“光是聊天太无聊了,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我提议,当然,是不准反对的。

于是游戏就这么(强行)毫无异议地开始了。

有刀举手,是今剑:“那个~阿路基sama~游戏规则是什么呢?”

“好问题。”我冲他竖起大拇指,“我也说不清。”

在刀剑开始吐槽之前,我赶紧先一嗓子吼了出来:“听我说!咳咳……第一局由我来当王,我们边玩边介绍,OK?”

“OK……”虽然刀剑并不是太明白我这句ok的意思,但是他们还是勉强地点了点头。

不行,我要把气氛炒热起来。

我赶忙发出了事先早已准备好的号码牌——当然是不按顺序的。告诉大家我手中的1号就是万能的国王后,我站到人群了最中央,大声宣布:“五号!”

我看见鹤丸抖了一下。

于是我生生将嘴边的那句“卖个萌”改成了:“马当番一个月!”

“什么!!!!!”不出我所料,鹤丸反应剧烈,“主上我最近很乖的根本没有捣乱!你不能这么对我啊!你不爱我了!嘤嘤嘤……”

鹤丸你最近都看了些什么电视剧啊我的天……你居然都会嘤嘤嘤了!

“哎呦~这不是鹤嘛~”我笑得很灿烂,“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呀~只是正好是你啊?哦对了,在这里告诉大家,国王说的话是一定一定要遵守的!所以鹤丸……?”

“主上……”鹤丸彻底蔫掉。

我看见,很多原本无所谓的刀眼睛都亮了起来,嗯,好效果!只是委屈了鹤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么,以下就是我的记录了~

part1

“啊!主上~我抽到了1诶!”清光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纸条。“噢,你小子运气不错嘛!”安定望着他手中的“1”。

“那么,试一试吧?”我鼓励着他。

“嗯……既然如此的话……2号?”清光试探着开口,“麻烦说一声:我是最可爱的,喵~”

大家等了很久,也没有人接音。我心里有了点数,估计是社障组里的吧……“2号同学?”我微笑着环视了众人,“不可以耍赖的哦?”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响动,一块白布啊不山姥切顶着白布站了起来,在众人的注视下红着脸,紧紧地攥着头顶的白布:“我……我是……我是最、最……可爱的…………喵、喵……”(棒读)

话音刚落,就跑掉了……我的耳边还隐隐传来:“说自己可爱什么的……我只是一把仿刀而已……”(不被被你就算是仿刀也超厉害啊!而且超可爱!!!)

part2

“嗯~这次是我吗~”青江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那我就来个刺激点的如何。13号,勾起8号下巴,然后深情款款地说:你是我的人。”

各位等了一会,就看见五虎退慢慢地站了起来,紧接着是小夜。旁边已经有刀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三个弟控(划掉)一期,江雪和宗三。

五虎退小步挪到小夜面前,颤抖着手伸向了小夜的下巴:“你……你是……我、我、我的……人……呜……对不起……”小夜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握紧的拳头却在微微抖动。

青江悄悄计算起了逃跑路线。

part3

“哦,小狐抽到了呢。”小狐丸笑眯眯地开口,“41号,把19号公主抱起来。”

“是~萤丸的力气可不小哟~!”萤丸元气满满满满地跳了出来。

“啊……是是……来吧……”安定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走向了萤丸。

“嘿~”萤丸轻轻花力,将安定轻松抱离地面。“噗……”清光憋笑失败。

part4

“阿路基阿路基!这次是我抽到了!”乱蹦蹦跳跳地跑向我。“嗯,那乱酱可以随便挑了哦~”我摸摸乱的头,乱成功收获了一堆羡慕的目光。

“嘿嘿~35号同学~我想看你跳这个!”乱闪着星星眼捧出了平板,上面正在放后街女○的op。

“这个可真是,啊我尽力吧~”小龙景光站起来跟着op跳了起来,一点没有什么抗拒的样子。

真是厉害。我和鹤丸对视,点头,不约而同地攥住了口袋中的相机。

part5

“诶~居然是我当国王啊!”毛利显得有些惊喜,“那,10号,26号,47号,51号,55号,我要摸摸你们的头!”

我看着小绿毛激动的身影……慢慢地垂了下去。

看一圈周围,嗯,岩融,日本号,蜻蛉切,御手杵还有石切丸缓缓站了起来。嗯,真好。来自非洲的小欧刀。

part6

“咔咔咔!小僧是国王吗?这也是修行的一环啊!”山伏看似随意地下了指令,“28号,绕着本丸跑十圈,让你的肌肉也咆哮起来吧!”

十圈……我有些担心,好在就在这时——“虽然不是您的指令,主上,但我还是会去的!我马上回来!”我看见长谷部站得笔直地像我汇报。

该说真不愧是长谷部吗……“不过是长谷部的话,虽然这个本丸不小,他也一定会在半小时之内回来吧。”我看着面前扬起的一串尘土,笑得十分轻松,“毕竟他可是小云雀也跑不过的男人啊……”

part7

大般若看着手中的“1”,微笑着点了点头:“那么,5号和33号,分别点评一下主上今天的着装吧?”

“虽然并不是很风雅,但是穿着端庄(他的意思大概是不露肉……呵……保守的刀子),大方,还特别衬托主上的气质。”歌仙如是说。

啊,是咯,今天的衣服是你扒了我的小裙子强行换上的和服嘛……

“我觉得之前那条裙子更好看,比这个新潮多了。”陆奥守摸摸下巴,冲我竖了个大拇指,“主上,我赞成你的衣品!”

我看见了歌仙饱含深意的眼神。

part8

“我也能抽到啊,大将。”药研轻轻笑了一声,“那么6号和16号,你们保持现在的姿势别动,谁先动,我这个礼拜的马当番就归他。”

听起来很有看头啊!我兴奋地寻找那两个人。

“小俱利……你……”咪酱眼皮一跳,看着大俱利的手停在半空,手中还有一只在被举高高的猫咪。“噗……噗哈哈哈……”我很不厚道地笑了。

与此同时,莺丸也忽然保持着倒茶的姿势不动了,嘴巴还微张着,显然一句话还没说完。“喂,茶已经倒满了。”大包平有些嫌弃地皱起了眉头。

“莺丸殿……这个茶叶很贵的……”我的心有一些痛。“……”莺丸并没有回应我。

“你稍微珍惜一点吧,本丸最近在庆祝,开支有点大,最近是不会有茶叶了,你要省着点啊。我继续劝说。”

看得出来,莺丸有些动摇了,我赶紧抛出杀手锏:“我之前不是说了这个月马当番归鹤丸嘛!不要担心这个的呀!”

莺丸收回了茶壶。这可真是太好了。

另一边,大俱利悄悄放下了举麻的手臂。

吵吵嚷嚷的游戏又进行了几轮,最后因天色儿不得不停止,大部分人都玩得很尽兴,除了莫名被加上很多当番的鹤丸。

“真开心~”与你们在一起。我这么想。

“我不!”这是鹤丸。

小剧场

鹤丸:清早起来打开窗,心情美美哒~(突然听到外面的声音)

我:我男票敢一个人去现世!

鲶尾:我兄弟(指鹤丸,这里是声优梗)也敢!

我:我男票敢吃屎!

鲶尾:我兄弟也敢啊!

鹤丸:我不敢!!!

夜袭鹤丸屋

*睡前发一波

*发现自己最近好像主要转到b站去了

*这篇文章看名字,就知道要握好方向盘了

*略乙女吧,嗯

*是糖,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锅

*这是我和我家鹤,大家意思意思看看就好



现在是晚上八点,我从一个壁橱的犄角旮旯里拔出一只小包,掏出了我尘封多年的化妆品。

在思索了很久后,我还是打开了电脑。毕竟网上的妆容教程还是比我自己胡乱想的来的靠谱,大概。

鼠标滚轮一点一点地滚动着,时间也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终于,我找到了一个我心目中的妆容——可爱,甜美,楚楚动人,还特别清纯,好吧,就是绿茶婊特别喜欢的那种,这还是效果图。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最后看上去惹人怜爱就好了。

等等,我好像忘了说一声,我叫小优,是个审神者,嗯。不要问我为什么审神者要化这种妆,肤浅,你们是不会明白我下了多大的决心的。

扯回正题。

我还需要一件衣服。

一件可爱却又不失性感的衣服。

这么想着,我丢下了手中那件蓝色的格子连衣裙。

当我回过神来时,我的手里多了一件黑色的一字肩吊带衫和一条红色的超短百褶裙。

好吧,那就这个了。

我深吸一口气,抚了抚胸口——开工!

我克服心理对于超短裙的抗拒,终于慢吞吞地穿上了。一切都很完美,除了裙子后面的拉链有点紧。

忽略掉这个小细节,我对着电脑上的教程开始化妆。

最后的妆容还是很完美的,成功地体现出了一个甜美(白莲花)少女的感觉。不过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突然,我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下一秒,我已整个人都扑在了零食堆上。

三秒后,我成功翻到了被我在零食堆最底层藏得严严实实的一支芥末,是的,芥末。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藏着这种东西,眼泪有多好用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一粒豌豆大小的芥末入口,效果显著。

我看着镜中眼泪汪汪眼眶泛红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在怀中偷偷藏上一样不知名的物件后,就悄悄溜出了门。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夜(的十一点),虽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已经便于行动——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趁着大家都睡着了(?),踮着脚尖摸到了鹤丸的房前。

虽然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但是我知道,鹤丸肯定没睡。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心灵感应!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我果然对上了鹤丸在黑暗中闪闪发光(雾)的眼睛。

“哟!是要夜袭吗?阿路……基……?”鹤丸很得意地竖起身(肯定是想吓我一跳,哼),可当他看清我穿了什么后,整个人都缓缓地呆住了。

“阿……阿路基?你这是……?”鹤丸有些慌乱,虽然在晚上,但是我看见了,他的脸,红了。不是我眼睛好,是他脸太白。(切,脸白了不起……虽然是挺好看的……)

作战第一步,成功了。(毕竟我平时穿着端庄……呃那倒也不是,总之没有这么暴露)

我一步一步踱到鹤丸眼前,微咬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鹤丸……”我呜咽着小声喊他,一只手抓上了他的手臂,还轻摇了两下。(配上妆容……啧啧)(整一个绿茶婊没错了)(雾)

“阿阿阿阿路基,你、你有话好好说……我……”鹤丸彻底方了,伸手似乎想要替我擦干眼泪。

“鹤丸……”我不说别的,就只是紧紧地攥着鹤丸的衣袖,鼻音里带着浓浓的委屈。

“阿路基,到底怎么了?是有人欺负你了吗?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鹤丸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将我拥入了怀中。(还象征地拍了两下)(喂鹤丸你脑子绝对少根筋吧!这怎么看都不是啊!)

我思考了一会我来这的目的,最终还是伸出手回抱住了鹤丸,美色当头,傻子才不享受呢。你别说,鹤丸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危险发言)

“等等,阿路基……你……”半分钟后,鹤丸似乎察觉了什么不对。

“闭嘴。”我及时掐掉了这个苗头,闷在他怀里说,“再抱一分钟。”

“好。”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我估计他在笑。没被讨厌就好。

感觉……鹤丸的体温高了点,不对,好像只是脸,不对,确实脖子也有点……

在事情朝着里番剧情发展之前,我松开了鹤丸。

“……”好的,鹤丸已经熟了。

此刻的我似乎没意识到这究竟多危险,好吧我承认其实有一点点意识到了……但是我必须办好正事。

“鹤丸,你刚才想说什么,可以说了。”我伸手在鹤丸眼前晃了晃。

“……”鹤丸似乎还没有回过神。等他回过神后,他马上把自己的被子盖到了我的腿上,并且试图把我的一字肩往上拉到正常的领口位置。

我伸手试图阻止。在这一推一拉之间,我之前藏的一本暑假作业掉了出来,上面的“物理”二字显得特别刺眼。

我任由鹤丸将我的一字肩拉到了脖子边。

“阿路基。”鹤丸轻轻叫了我一声。

“嗯。”我将手覆在鹤丸手上,眨着眼看着他。

“你只是为了……”鹤丸有些伤感地看了我一眼。

“鹤丸。”我在事情往糟糕的方向滑去之前制止了他,并张开双手,“再抱抱。”

“……”鹤丸有些哑然。

半晌,我的耳边响起一声轻笑:“我写。”

*诸位,感觉怎样?

*想污的自动去墙角嗷~

*我这么纯洁的孩子怎么会开车呢~

*咳咳,顺带问一句,你们的方向盘都还在吗~


后记:

鹤丸:“阿路基,我看透了,你只是想利用我。”

我:“可是作业真的来不及了……”

鹤丸:“不是你暑假玩的太疯导致的吗。”

我:“鹤丸……我知道你不忍心看着你家阿路基被老师当众批评的对吧……”

鹤丸:“……呵”

我:“鹤丸……”(扯衣角)

鹤丸:“我目前不是太想看到你”(扭头)

我:“那那那……你把眼睛闭上?”

鹤丸:“……”(没有理我)

我:“鹤丸……”

鹤丸:“……”(准备走了)

我:“别!等等等等……能不能……说一下为什么生气……?”

鹤丸:“……你大晚上穿成那样来我房里,就为了骗我写作业?”

我:“嗯……对……不对!还有抱抱,是想要鹤丸抱抱!”(突然激发求生欲)

鹤丸:“哦豁?”

我:“会讨厌吗……”

鹤丸:“……”

鹤丸:“……不会。”(摸头)

我:“……真的?”

鹤丸:“可是我现在生气了。”

我:“?”

鹤丸:“……就不能多抱抱吗。”

我:“哦……能。”

鹤丸(张开手):“愣着干嘛,抱啊?”

我:“哦……”(抱住)

短刀(路过):“阿路基,一起来玩……呃……打扰了……”

我:“不!等等!不是……”(被鹤丸按回)

鹤丸:“看什么,抱抱女朋友怎么了?”(理直气壮)

短刀:“没怎么,你们继续,我们不打扰了……”(光速离开)

半小时后,整个本丸就传遍了鹤丸那个大猪蹄子把审神者拱了的消息。

今天去了漫展~常州漫展果然没法和上海南京的比……

陪我逛的闺蜜脚疼,不然我一定要把所有与刀乱有关的都买下来!(败家玩意儿)

遇见了popo子和pipi美~在背后悄咪咪来了张~

蕾姆小姐姐倒是让我拍照了,不过我的手抖可能治不好了QAQ……

以及最后,有谁来告诉我为什么商场里会有羊驼啊喂!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我把cp都放在一起却毅然决然地拆散了三日鹤……)(抱起鹤ball就跑.gif)

改名字

最终还是忍不住改了名字,记住以前有个叫“萌喵小优”的中二少女,她今天依然中二着,不过已经改叫“鹤优茗”了233

限锻坠机……唉:-(

劝大家且行且珍惜,赌刀有风险

以及,千万不要用照片里那个zz当近侍,小气的要死,限锻基本没出过,就是不肯出新刀,怕我见异思迁(ಡωಡ)

小声bb:我都厨了个什么玩意儿……

限锻第一把刀,出的是世界第一主厨hsb,我就知道这次限锻要凉……(ಠ益ಠ)

hsb:主厨只要一个就够了

巴主任啊……இдஇ

骨喰回来了嗷~极化赛高!今天份的骨美人也超温柔~本丸语音婶婶已经原地去世~虽然莫名有种自家儿砸长大了终于过了叛逆期的感觉(不)……

不再惜字如金的骨喰吹爆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叫)

鹤丸你先等等我没爬墙你你你你先把本体放下来……

卡卡卡卡卡内桑……你你你……修复时间……还有资源……我……我我我……算了修好就行(一拍加速符)

但是终于通关7-3啦~得到了一套纸笔,正好凑够一套,把骨喰送走了~第七把极化刀啦!撒花~

今天目标——通关7-4!加油!

啊……肝帝的胜利……不行了……好困……去碎觉了……般喵啊……QAQ终于……以及大阪城后还没有清邮箱,再加上这次的江户城,邮箱已经不是可以用爆满来形容的了,明天不知道要清多久。祝大家早日刀帐加1,少肝一点,毛发浓密balabala……

来来来,她又出了,大家一起吸

   占tag致歉

    快快快,就是这个欧皇,逮到了就死命吸欧气,我用我死党的欧气来奶还没出货的大家一口(ಡωಡ)hiahiah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