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这是我的本丸,不是你的

*这其实是一篇联动文,两篇一起才完整

*b站有小伙伴的那篇

*但是写都写了就发出来吧

*作业贼多

*写的很差劲,一天内赶出来的,包容下

*最近都不会更了,我要补作业,如山的作业

*七夕清流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看起来晾在外面的被单很快就能干了。『等被被回来就能穿到洗干净的被单了』飒这么想。

本丸里但凡有些眼力的人都能看出,审神者喜欢山姥切。但是这大概是单相思了。毕竟三年以来,山姥切一直都在躲避审神者。

“我啊……到底有哪里不好呢?”飒单手撑着头,有些困惑地看着窗外。

信浓埋在飒的怀抱里,同样一脸困惑:“是啊,大将特别好啊——”

“不是这个问题啦……”飒宠溺地摸摸信浓的脑袋,“好了,我要继续工作的,信浓先去找别人吧。”

“是……”信浓有些委屈地瘪瘪嘴。明明一期哥就比山姥切好多了……为什么就要那么执着嘛……枉费我天天在大将面前说好话。

等信浓走后,飒轻轻叹了口气。

已经三年了,她看得出来山姥切是喜欢她的,不然她也不会一直追着不放。可是这三年来,他的心里就像是一直压了一块石头一样,从来没有放松过。

是她吗?

飒看着飘满白云的天空,自嘲地笑了:“你可真是厉害啊,帘夜。”

明明,都已经没有人记得你了。

“审神者大人!第一部队回来了!”就在飒发着呆时,狐之助跑了进来。

“嗯,你先退下吧。”飒理了理自己的高马尾,深吸一口气。今天是七夕啊,必须要挑明了吧。

“我们回来了,没有人受伤,以上。”还未等飒开口,或者说,飒才踏进庭院,带头的山姥切就汇报完毕了出阵情况。

飒微微点头,毕竟是身经百战的付丧神了,这种情况她早就预料到了。她来,不过是有事找山姥切罢了。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山姥切拉了拉头顶的白布,似乎很急着离开。

“你站住。”飒抬眼看了过去,“其他人先散了吧。”

其他人纷纷知趣地离开了,周围瞬间被清空。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汇报的了。”山姥切这么说着,准备离开。

“我说过了,站住。”飒向前走了几步,神情有些动怒,“你是我的近侍,不去我的办公场所你想去哪。”

“……”山姥切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站在那。

“你跟我来!”飒强忍着怒气将他拉到了本丸一个很偏远的角落。

四周很静,可是飒感到了一丝凉意。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自己最近是不是太敏感了。飒无奈地摇摇头。

“我爱你。”抛开其他想法,飒直接单手扯下了山姥切的斗篷,“你怎么说。”

“……”山姥切咬着牙扭过头,两颊绯红,但是一言不发。

“我不奢望你爱我,但是喜欢,不喜欢,你总得选一个。”飒放下斗篷,双手撑墙,把山姥切强行按在了中间,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不喜欢。”山姥切闭上眼,很久之后,才无奈地说了出来。

“我不信!”飒几乎是吼了出来,吼完后,她发现这样似乎过于激动了,“我不信。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为什么要那么照顾我,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主上,仅此而已。”山姥切低头看着飒的脚尖。

“那你抬头啊!你抬头……抬头看看我啊……看着我说啊!”飒的手从墙上放到了山姥切的肩上,紧紧地攥着,似乎这样就可以掩盖她快要哭出来的事实。

“……别哭。”山姥切这么说着,却没有什么想要安慰的意思,“这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

“我知道!”飒的身体慢慢下滑,可双手还是死死地抓着山姥切的衣服,“我知道……是她……哪怕你已经不记得她了……但是、但是她的离开……还是在你心里留下了阴影……是她……”

似乎是发现自己这样太过狼狈,飒抹了把眼泪,松开山姥切重新站了起来:“没关系,只要你答应,我愿意等你。”

“我只是一把仿品……”山姥切重新捡回已经沾满尘灰的斗篷,“不值得。”

“我愿意就够了。”飒再次扯下山姥切的斗篷,“我知道你喜欢我。”

“……”像是默认了一般,山姥切沉默了,许久,他开口,“那又怎样。主上愿意等我,可你等得起吗?人类和付丧神是不一样的,终有一天,你会先一步离开,再不回头。只留下无法忘怀的付丧神。”

“我……”飒急忙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旁边却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声音。

“大姐姐~人家已经拒绝了你的表白,你干嘛还要纠缠不休呢?像这种不顺心的刀剑啊~就让、我、来、杀掉吧~?”是很甜美的萝莉的声音,可是却让飒瞬间警惕了起来。

“你是谁!”飒习惯地摸向腰间,“啧,没带刀 ”
萝莉看似随意地打了个响指,结界应声而碎。

“切国!”飒几乎是下意识地喊了出来,“准备战斗!……切国?”

山姥切站在原地,捂着脑袋缓缓地蹲了下去。他看起来很痛,可是没有叫出任何声音。飒想要把他扶起来,可在那之前,山姥切自己站了起来。

“切国……”飒想开口询问,却被山姥切的声音盖了过去。

“阿路基……?”他看着站在墙上发出声音的萝莉,颤抖着声音,眼中还带着泪水。

“呃……?切、切国……你在说什么……”飒看着从未在她面前哭过的山姥切泪流满面,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她看向明显也没想到的萝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就是帘夜吧……切国?”

山姥切没有接话,算是默认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萝莉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拔出太刀打了过来。

“小心!”山姥切连忙也拔出刀来,护住了飒。此刻两人都很庆幸山姥切是在出阵后直接被拉过来的。

“诶诶~还挺强的嘛~”萝莉勾起了嘴角。

“阿路基!你这是?!”山姥切的表情有着一丝不可思议。

“阿路基?哈,你认错了哟,你的阿路基可在你的身后呢~”萝莉这么说着,手上又加重了一丝力道。

飒见状,连忙偷偷用灵力召集起了本丸的众人,但是迟迟没有反应。

被称为帘夜的萝莉开始一次比一次狠厉地进行攻击,但是都被山姥切勉强地挡了下来。

“你为什么总是不攻击啊?光是防御可是不行的哦?”帘夜歪着头,一脸委屈看着山姥切,看起来十分惹人怜爱,如果忽略她手上的太刀的话。

“啊,还有哦。大姐姐——”帘夜看向飒,脸上带着一丝不赞同,“用灵力传音可不好啊?不过你放心,这个时候,时间溯行军已经入侵这个本丸了,他们很快就会来陪你的。”

“你……”飒有些震惊,“这些以前可都是你的刀啊……就算他们忘了,你……”

“被被不容易杀掉诶~”帘夜像是没听见飒说了什么一般,突然改变姿势砍向飒,“那就先砍掉大姐姐吧~我看到你不知为何就烦躁得厉害呢!”

“阿路基!”飒感到眼前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闪过,下一秒,自己的脸上便溅满了鲜血。

“切国!”飒连忙扶住山姥切,大股大股的鲜血正从他胸前深可见骨的伤口中流出,“你别怕,我马上帮你手入……马上……”

“诶?不对呀~”帘夜显得有些意外,“你不是说不喜欢这位大姐姐的吗?为什么要替她挡刀呢?”

“咳……”山姥切咳了几声,似乎想要说什么,飒连忙按住了他。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正在双方对峙时,有人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所有人循声望去,是鹤丸国永。他衣衫狼狈,但是眼睛却闪着异样的光彩:“真的是阿路基啊……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鹤丸……”飒的眼中有一丝悲凉。

“啊……哈,抱歉抱歉,看到以前的主人有些控制不住了。”鹤丸有些抱歉地看向飒。

“……没事,她以前一定待你们很好。”飒苦涩地一笑。

“所以都说了啊,我可不是你们的主人。”帘夜看了一眼正凝视着她的鹤丸,啧了一声,“麻烦。”

下一秒,她便欺身上前,挥刀向鹤丸砍去。

而令人意外的是,鹤丸没有任何抵挡的动作。相反,他张开双臂,抱住了帘夜。

“你果然还是舍不得砍我。”鹤丸感知到刀刃在刺破自己的皮肤后就停了下来,抱住帘夜的手又紧了紧。

“为什么……为什么啊……”帘夜松开刀,从鹤丸怀中抽出身来,一脸不敢相信地摸向自己潮湿的脸颊,“为什么你不躲,又为什么……我要哭呢……”

“因为,我爱你啊。”鹤丸笑着摸了摸帘夜的头,“还记得我吗,帘夜?”

帘夜抬头看向染着血的鹤丸,眼泪开始不受控制地大滴大滴涌出:“……嗯,好像,我好像想起来了……我想起,我都干了什么了……鹤丸,我……我犯了太多错了,我……”

“不要说了。”鹤丸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大家都在斩杀溯行军呢,没关系,很快就结束了,现在先休息一会吧?”

“切国!”一直在一旁为山姥切进行治疗的飒突然一顿,灵力已经输不进去了。

一边的两人也看了过来,可是,他们只看到了刀剑碎裂时发出的那道亮光。

“切国!” “被被!”

几乎是同时,两人喊出了声。

光亮过后,地上只剩下了捧着刀剑碎片的飒。

“山姥切……”鹤丸有些愣神,他看向自己的两任主人。

飒低着头,没有任何动静。

帘夜看着地上的碎片,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几步:“被被……”

“别过来!”飒突然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片断刃,“这是我的本丸!不是你的!你有什么资格杀了他!”

“不是的……不是……我不是故意的……”帘夜的身体有些颤抖,“可是……这个……是我的本丸……”

“你的本丸?”飒冷笑,“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颜面说这是你的本丸?!”

“我……”帘夜想要辩解,可飒却抢先一步开口。

“鹤丸,去看一下外面怎么样了,突然安静了。”飒冲鹤丸扬了扬下巴。

“是。”鹤丸点点头,看了一眼帘夜,准备离开。

“不必了。”有人走了过来,“在这里解决就好。”

两个审神者一眼认出,这是政府的工作人员。

“你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飒?”政府人员看向飒。

飒点点头。于是男人继续说了下去。

“审神者帘夜,暗堕袭击现任审神者飒,潜入多个本丸伤害刀剑,现在要将你带回总部。”政府人员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

帘夜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嗯,好啊。不过在这之前,能不能,让我再抱抱鹤丸。”

政府人员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我不会让你们带走她。”鹤丸将手中的太刀举了起来,“我不能失去她。”

“乖,鹤丸……”帘夜拽住鹤丸的袖子,“是我自愿去的啊。”

鹤丸缓缓蹲了下来。

“鹤丸……”帘夜一把抱住鹤丸的脖子,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小心地从袖子里取出一把折叠小刀,对飒勾起一抹笑容,然后刺向了自己的脖子。

『这终究是我的本丸。』飒的脑中响起了这么一句话。

她记不起自己后来自己怎样了,可能是晕过去了吧,各种原因下。

当飒睁眼时已经躺在了床上,周围没有一个人。

如果不是有手里攥得紧紧的碎片,她甚至怀疑这是一场梦。

推开门,前田守在门口。看见飒,他立马站了起来:“主殿醒了吗,我马上去告诉大家。”

飒想说不必了,但是前田已经跑远了。

三十分钟后,飒吃上了她人生中吃过的最煎熬的一顿饭。

没有任何人提起过帘夜,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闭口不谈,但是飒看得出,就算他们极力掩藏,眼底的落寞是骗不了人的。他们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这里了,哪怕他们也相处了这么久。

至于鹤丸,飒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他。

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对吧。只要他还活着。

“你赢了。”飒站在本丸门口,轻轻地说。

她向政府提交了辞职申请,也许不久后,就又会有新的审神者来接手这座本丸吧。

在这之前,她最后能做的,就是再次消除所有人的记忆,然后再不出现。这样子,也许他们就能幸福吧。

这么想着,飒看着本丸上空逐渐变得明显的法阵,淡淡地笑了。

“切国,你说得对,我还是离开了,人和付丧神……是不会有结果的。”

飒将一把修补好的打刀别到腰间:“从今天开始,我就用打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