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夜袭鹤丸屋

*睡前发一波

*发现自己最近好像主要转到b站去了

*这篇文章看名字,就知道要握好方向盘了

*略乙女吧,嗯

*是糖,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锅

*这是我和我家鹤,大家意思意思看看就好



现在是晚上八点,我从一个壁橱的犄角旮旯里拔出一只小包,掏出了我尘封多年的化妆品。

在思索了很久后,我还是打开了电脑。毕竟网上的妆容教程还是比我自己胡乱想的来的靠谱,大概。

鼠标滚轮一点一点地滚动着,时间也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终于,我找到了一个我心目中的妆容——可爱,甜美,楚楚动人,还特别清纯,好吧,就是绿茶婊特别喜欢的那种,这还是效果图。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最后看上去惹人怜爱就好了。

等等,我好像忘了说一声,我叫小优,是个审神者,嗯。不要问我为什么审神者要化这种妆,肤浅,你们是不会明白我下了多大的决心的。

扯回正题。

我还需要一件衣服。

一件可爱却又不失性感的衣服。

这么想着,我丢下了手中那件蓝色的格子连衣裙。

当我回过神来时,我的手里多了一件黑色的一字肩吊带衫和一条红色的超短百褶裙。

好吧,那就这个了。

我深吸一口气,抚了抚胸口——开工!

我克服心理对于超短裙的抗拒,终于慢吞吞地穿上了。一切都很完美,除了裙子后面的拉链有点紧。

忽略掉这个小细节,我对着电脑上的教程开始化妆。

最后的妆容还是很完美的,成功地体现出了一个甜美(白莲花)少女的感觉。不过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突然,我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下一秒,我已整个人都扑在了零食堆上。

三秒后,我成功翻到了被我在零食堆最底层藏得严严实实的一支芥末,是的,芥末。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藏着这种东西,眼泪有多好用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一粒豌豆大小的芥末入口,效果显著。

我看着镜中眼泪汪汪眼眶泛红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在怀中偷偷藏上一样不知名的物件后,就悄悄溜出了门。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夜(的十一点),虽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已经便于行动——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趁着大家都睡着了(?),踮着脚尖摸到了鹤丸的房前。

虽然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但是我知道,鹤丸肯定没睡。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心灵感应!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我果然对上了鹤丸在黑暗中闪闪发光(雾)的眼睛。

“哟!是要夜袭吗?阿路……基……?”鹤丸很得意地竖起身(肯定是想吓我一跳,哼),可当他看清我穿了什么后,整个人都缓缓地呆住了。

“阿……阿路基?你这是……?”鹤丸有些慌乱,虽然在晚上,但是我看见了,他的脸,红了。不是我眼睛好,是他脸太白。(切,脸白了不起……虽然是挺好看的……)

作战第一步,成功了。(毕竟我平时穿着端庄……呃那倒也不是,总之没有这么暴露)

我一步一步踱到鹤丸眼前,微咬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鹤丸……”我呜咽着小声喊他,一只手抓上了他的手臂,还轻摇了两下。(配上妆容……啧啧)(整一个绿茶婊没错了)(雾)

“阿阿阿阿路基,你、你有话好好说……我……”鹤丸彻底方了,伸手似乎想要替我擦干眼泪。

“鹤丸……”我不说别的,就只是紧紧地攥着鹤丸的衣袖,鼻音里带着浓浓的委屈。

“阿路基,到底怎么了?是有人欺负你了吗?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鹤丸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将我拥入了怀中。(还象征地拍了两下)(喂鹤丸你脑子绝对少根筋吧!这怎么看都不是啊!)

我思考了一会我来这的目的,最终还是伸出手回抱住了鹤丸,美色当头,傻子才不享受呢。你别说,鹤丸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危险发言)

“等等,阿路基……你……”半分钟后,鹤丸似乎察觉了什么不对。

“闭嘴。”我及时掐掉了这个苗头,闷在他怀里说,“再抱一分钟。”

“好。”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我估计他在笑。没被讨厌就好。

感觉……鹤丸的体温高了点,不对,好像只是脸,不对,确实脖子也有点……

在事情朝着里番剧情发展之前,我松开了鹤丸。

“……”好的,鹤丸已经熟了。

此刻的我似乎没意识到这究竟多危险,好吧我承认其实有一点点意识到了……但是我必须办好正事。

“鹤丸,你刚才想说什么,可以说了。”我伸手在鹤丸眼前晃了晃。

“……”鹤丸似乎还没有回过神。等他回过神后,他马上把自己的被子盖到了我的腿上,并且试图把我的一字肩往上拉到正常的领口位置。

我伸手试图阻止。在这一推一拉之间,我之前藏的一本暑假作业掉了出来,上面的“物理”二字显得特别刺眼。

我任由鹤丸将我的一字肩拉到了脖子边。

“阿路基。”鹤丸轻轻叫了我一声。

“嗯。”我将手覆在鹤丸手上,眨着眼看着他。

“你只是为了……”鹤丸有些伤感地看了我一眼。

“鹤丸。”我在事情往糟糕的方向滑去之前制止了他,并张开双手,“再抱抱。”

“……”鹤丸有些哑然。

半晌,我的耳边响起一声轻笑:“我写。”

*诸位,感觉怎样?

*想污的自动去墙角嗷~

*我这么纯洁的孩子怎么会开车呢~

*咳咳,顺带问一句,你们的方向盘都还在吗~


后记:

鹤丸:“阿路基,我看透了,你只是想利用我。”

我:“可是作业真的来不及了……”

鹤丸:“不是你暑假玩的太疯导致的吗。”

我:“鹤丸……我知道你不忍心看着你家阿路基被老师当众批评的对吧……”

鹤丸:“……呵”

我:“鹤丸……”(扯衣角)

鹤丸:“我目前不是太想看到你”(扭头)

我:“那那那……你把眼睛闭上?”

鹤丸:“……”(没有理我)

我:“鹤丸……”

鹤丸:“……”(准备走了)

我:“别!等等等等……能不能……说一下为什么生气……?”

鹤丸:“……你大晚上穿成那样来我房里,就为了骗我写作业?”

我:“嗯……对……不对!还有抱抱,是想要鹤丸抱抱!”(突然激发求生欲)

鹤丸:“哦豁?”

我:“会讨厌吗……”

鹤丸:“……”

鹤丸:“……不会。”(摸头)

我:“……真的?”

鹤丸:“可是我现在生气了。”

我:“?”

鹤丸:“……就不能多抱抱吗。”

我:“哦……能。”

鹤丸(张开手):“愣着干嘛,抱啊?”

我:“哦……”(抱住)

短刀(路过):“阿路基,一起来玩……呃……打扰了……”

我:“不!等等!不是……”(被鹤丸按回)

鹤丸:“看什么,抱抱女朋友怎么了?”(理直气壮)

短刀:“没怎么,你们继续,我们不打扰了……”(光速离开)

半小时后,整个本丸就传遍了鹤丸那个大猪蹄子把审神者拱了的消息。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