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我的暗堕本丸4

*在b站更新后猛然意识到忘了在这发……

*今天下雨,懒洋洋……( ̄_ ̄ )

*欧皇什么的都去爆炸吧!

*限锻无限坠机

*抱紧鹤ball

*想象自己是一滩液体ing~趴……_(:з」∠)_

*在被取关的边缘试探

*没干劲啊×3

*补习班是真的会出人命的(´;ω;`)

*写的很烂请多担待……



第四章   该如何说服刀剑们去手入?




    “所以说,你们真的不需要手入吗?伤口怎么看都很疼啊……”小优再次硬着头皮开口。

   『那些穿越去暗堕本丸的女主可都真厉害,要不是这是我的本丸,我……』——小优

    “………………我们是次要,你还是先给短刀手入吧。”就在小优以为没有人会搭理她时,药研开口了,虽然他自己也是短刀。

    “药研君……”安定皱了皱眉,显然不希望药研这么做。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时候应该分清主次。更何况,骨喰和鲶尾……”药研看了安定一眼。安定咬着嘴没有再说话,但神色却有些不甘。

    倒是小优又一次开口了:“说出来有些好笑……你们知道怎么手入吗……” 狐之助那个混蛋直接跑掉了啊!说好的新手指导呢!

    “门口……有东西。”坐在靠门口的山姥切国広简短的说了一句话,就又拉了拉头顶的白布,往边上缩了缩。

  “新手……指导大全……”小优走过去,起身捡起之前被忽略的那本书,小声念出了名字,“谢谢被……山姥切,看来狐之助还算有点良心。那现在可以麻烦你们带路了吗?手入什么的还是尽快吧。”

『她刚刚叫我什么?因为是仿品所以连名字都能记错是吗……』——被被

    “是。”药研这么说着,带着小优离开了。令小优想不到的是,安定立马起身跟了过去。

    “好了,各位对于这位审神者都有怎么样的看法呢。”等小优离开一段距离后,烛台切光忠拍了拍手。“没兴趣和她搞好关系。” “反正仿品的意见也是不重要的……” “看起来并不是有能力使用我的人类。” “酒量大概没有人家好。” “咔咔咔,似乎缺乏锻炼啊。” “嗯……表现并不风雅。” “不太像可以好好照顾人的样子……恐怕连自理都……” “身上倒是没有什么需要祛除的污秽……只是……”

    “嘛嘛,治好我们的伤后就尽早赶走吧。”最后,鹤丸一锤定音。

    另一边。

    “到了。”药研拉开门。房间里有好几把短刀,看到药研后,都纷纷向前涌来,但是看到药研身后陌生的小优后又都停住了:“药研哥……”面对弟弟,药研的脸色柔和了不少:“这是新来的审神者,她会帮大家手入的。” “审神者……”小优感觉小短裤们明显向后退了一大步。

    “药哥……呃不对,药研。”小优开口。药研微不可闻地抖了一下:“你刚刚叫我什么。” “药哥……啊,抱歉,一时顺口……”小优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脱口就是药总。(药总气场两米八~)

『这个审神者……我……算了……』——药研

    “不,没事,随你喜欢吧……”药研想想急需治疗的短刀们,决定不去在意称呼。

   “啊哈哈,抱歉了。那么,嗯……你们好,我是小优……你们可以随意称呼我。”小优努力冲短刀们露出了一个笑脸,“我是来帮你们手入的,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总感觉这么一说更像坏人了……』——小优

    “药研哥……”短刀们都看向了药研,眼神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小优心里软软的,但是也让人感觉自己好像干了什么糟糕的事情(bushi)。

   “她应该是没有恶意的,总之不管怎样先把伤治好吧。”药研姑且算是支持小优的,小优松了口气。

  剩下的短刀们互相看了看,等级稍高的乱先走了出来:“那我先来。”

   “嗯,拜托先把本体给我吧。”小优看看乱一头比自己还要柔顺的长发,按耐住摸一把的冲动,“但是我从来没有试过手入,所以可能……很不熟悉。”乱看了一眼兄弟,最终还是交出了本体。

  小优小心地拔出刀,刀身上有着不少裂纹,伤痕和眼前中伤的乱成正比。按照指导上的提示,小优一点一点小心地修复着刀。

   “抱歉……”小优低着头,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乱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接什么。

『啊?什么?她在说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该接什么?』——乱

    “好了。”没等乱开口,小优就把崭新的本体还给了乱。“……谢谢…很久没有这么温暖的感觉了……”接过本体沉默了一会,乱还是表达了一下感谢。

   “不用谢。”小优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好了起来,“被这么一说突然觉得有干劲了呢。下一个?”

『不是很明白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乱

『他们应该不会觉得我是一个神经病的吧……嗯,应该』——小优

    “如……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请帮我手入。”五虎退抱着小老虎,低着头怯怯地看着小优。

    “当然不会介意了,你能相信我我才要感到高兴啊。”小优接过刀剑,一开始内心的紧张感已经消退了很多。

   “您很温柔呢……”五虎退害羞地低着头,“灵力也很温暖,有点熟悉的感觉……就像我刚刚被召唤出来时的感觉……”

『只是……就算是这样的人类,在那种时候也会那样的吧……』——退

   “是吗。那我就姑且当做是夸奖看待了。”小优决定,自己的事情什么的还是不告诉他们了。

   不一会,在场的短刀,包括药研都被小优拉着修好了刀。哦,安定也是。

    “…………大将……”药研再次开口。

『等等等等等等……他刚刚叫我什么?』——小优

    “在?”看到少女一秒雀跃藏都藏不住的心情以及上翘的尾音,药研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笑意。

『果然能哄她开心。嘛,反正不久之后就会赶走,称呼什么的还是让她高兴点吧,这样我们也有好处……但是为什么我会在意她的心情……』——药研

   但下一秒,药研的神色就恢复成了以往的样子:“您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半暗堕的本丸。”

   “是?”小优歪歪头表示自己已经了解。

『不是很懂为什么他要再提一遍』——小优

    “我的兄弟……骨喰和鲶尾……就是暗堕者之一……不知可否请您……解除他们的暗堕?”药研并没有报什么希望,毕竟就算眼前的少女才十几岁,肯定也是知道暗堕刀的可怕之处的,作为审神者正确的处理方式,碎刀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的话……我看看……新手指导上好像有写……啊,找到了。”小优举着手册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一页,“呃……看样子好像挺难的……而且还标明了严重不推荐……”

    药研心中苦笑,果然吗……

   “所以说,你可别报太大希望啊……我会尽力,但如果他们挺不过去,我也无能为力了……”小优看向药研,药研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诧,她……同意了?

『这个审神者,真的愿意吗?』——其他小短刀

    然而不等药研做出任何反应,安定就抢先一步开口:“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您先为清光手入吗……暗堕刀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清光……”小优感觉心一颤,扭头望向药研。

『清光……』——安定

   “大将先去那边吧。”小优向药研微微鞠躬,立马转身跟着安定走了。


——————————————————————————
鹤丸:不省省吧阿路基,你是不会出货的

某咸鱼:……

小优:……

某咸鱼:火烧刀匠~!

——————————————————————————
这次不出就真的火烧了(,,・ω・,,)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