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我的暗堕本丸3

*_(:з」∠)_

*上补习班好累……

*咸鱼瘫

*连话唠的力气都没有了……

*zzz

*ooc,玛丽苏,逻辑爆炸,你们懂我简写的意思的~

第三章   刀剑对审神者极度不友好该怎么办?


    “打扰了……”小优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和室的纸门,悄悄向内探头。“盯——”小优瞬间感受到了无数目光向自己投来,这其中有探究的,有厌恶的,当然也有极度不怀好意的。

    出于自身躲避危险的本能,小优下意识地往小狐狸后面缩了缩,但她似乎忘了狐之助只到她的小腿。(场面一度十分尴尬.jpg)

    很长一段时间,双方相顾无言,结果还是小狐狸先开了口:“时间已经不早了,在下就直说了。我想各位大人也知道,这位便是新来的审神者大人,希望大家能够好好相处。”小优没有说话,只是在后面默默点着头。

    呃,不对,总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感觉这只狐狸摆着一副即将功成身退(不)的样子。

    “那么,在下就先行告退了,审神者大人。”小狐狸识趣地没有说名字。其实我的真名和优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小优默默想着。下一秒她才突然反应过来——等等,它刚刚说什么?!

    “你要……走了……?!”小优心中不祥的预感成真,“不是说好……”

    “是的,有缘再见了,大人~”狐之助未等小优说完就连忙打断了她,同时嘴角还(疯狂的)向上扬起。下一秒,小优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原地爆炸啊不消失。

    狐之助,丢出了一个烟雾弹,然后“嘭”的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杀千刀的死狐狸』——小优

    小狐狸一走,小优顿时感到更加的不知所措,简直如坐针毡,虽然她还站着。

    “请您先过来坐下吧。”坐在次座的鹤丸国永开口了。明明是相对来说较为恭敬的语气,小优却听出了一丝不屑。环视一周,在场的几乎都是个子较高的,小短裤(划掉)短刀们只有前田,药研和不动行光,其他人全都不在,小优都不敢去细想其中的原因。

    “噢……好。”小优有些磕磕绊绊的回答。

『喂太怂了吧!』——小优

    没记错的话,除去不知为何不在场的初始刀加州清光,鹤丸国永可以算上这个本丸里最有话语权的刀了。或者说,长期担任近侍的他实际上早已比清光要有话语权的多。

   “鹤ball已经是99级(的大佬)了啊……”小优内心想,“94级的我是绝对打不过的吧……希望不会出什么意外QAQ”

『啊,对了,在座的有一共有四把99级的大佬外加七把极化大佬呢……』——小·生存率渺茫·优

    怀着一丝有些道不明的情绪,小优走到空出来的主座坐下,尽量不去看刀剑们神色各异的面孔:“那个……我是新来的审神者,小优……请随意称呼我就好。”

    在小优纠结的这段时间,其他人也在观察小优。“意外的还算高嘛,167的样子?”药研·极化这么想。

    “虽然披着头发……但是看上去年纪不会超过20啊……也就是说大概还是个孩子啊~”笑面青江·极化也在猜测。

   “光听声音的话还是有些像个孩子……但是看她的身高,在成年女性中也算中等偏上了,希望是个有着可爱声音的成年人吧……”这是烛台切光忠·99级。

    “这个身高在女性中应该算是中等偏上吧?但是其他地方的发育……应该只是平均水平?”大和守安定·极化,你的关注点在哪里!

  许久未有回应,小优只好一把按下心中的尴尬:  “从今天开始,我就正式接管这里了,请多多指教!……疼疼疼……”小优边说边鞠了一躬,却因为太过紧张而撞到了桌子上。

   “……”虽然其他刀剑全都看着她,却没有一人说话,小优甚至还隐约听到了几声轻笑。

『被嘲笑了……』——小优

   小优隔着薄薄的一层灵纸,努力使自己不去在意那些笑声。

    最终,感觉带着灵纸影响自己视线的小优还是选择拿掉了灵纸,却意外的看到了许多刀剑一脸的失望和不满。

    “我……难道我长得很奇怪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啊……”小优感觉有些不知所措,仿佛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那样令人茫然又无助。

    不安在小优的心中蔓延着,攀爬着,就像是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攥住了心脏一样,小优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我得丑成什么样他们才会那么看我。不过……真的,是因为长相吗……』——小优·自我怀疑

    但是小优的注意力最终还是集中在了带着大大小小伤口的刀剑身上。

   “不介意的话……我还是先帮你们手入一下吧?”小优深吸了一口气,顺带悄悄掐了自己一把,尝试使自己去习惯那种目光。

    “手入啊……哈,就算手入好了又能怎样?”鹤丸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嘴角。小优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但至少现在,不会再疼了,不是吗。”小优舔了舔嘴唇,强装镇定,“我知道你们不想要审神者,但不管你们接不接受,至少从名义上我已经是这里的审神者了,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们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还是说出来吧,我果然没法习惯那种眼神』——小优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大部分刀剑还是或多或少的移开了目光,但小优看见,他们的眼底,流露出的依然是令人心寒的不耐。

    “那我就顺带问一下……可以请问您今年多大了吗。”药研推了推眼镜,小优感觉似乎有一道寒光从镜片上闪过。“十……五?呃,也可以算是十六吧。”小优歪了歪头,尽量保持镇定。

    “……”药研再次推了推眼镜。

『十五六岁长得比我高?啧……』——药研

    部分刀剑开始小声讨论——不管怎么说对一个未成年少女拔刀这里的大部分付丧神应该还是做不到的。刀子们一致认为,政府是利用了这一点才会派她来接管的。

    不过,不会动刀子不代表会接受她,部分刀剑通过眼神交流,决定用其他办法逼走小优,越快越好。

    毕竟他们认为,审神者是不必要的,只关心自己的自私生物,而且对于暗堕刀剑来说审神者的灵力早就已经无关紧要。更何况……

    瞬间又被忽视的小优忍不住出声:“我不介意的,所以请说实话,我真的长得特别奇怪吗……”

    “不,我们只是没想到审神者居然真的会这么小,并没有别的意思。”药研的眼里闪过一丝晦暗的光芒。

    “是啊,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孩子呢。”鹤丸单手撑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看着小优。

    “但能吃。”小优抿了抿嘴。

——————————————————————————
药研:我说的都是假的,其实……(被捂嘴)

安定:那个不是重点,收入顺序换一下吧

鹤丸:不存在的,就凭咸鱼作者

小优:我不管求安慰,求好好对待QWQ

鹤丸:(摸摸头)乖~大家还是爱你的,要怪只能怪你妈了,毕竟是她的剧本

小优:(盯……)

某咸鱼:你只要知道是HE就好了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