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我的暗堕本丸1

*终于——改完啦!(虽然只有第一篇……)

*改之前和改之后还是有出入的,前面的我会删,那些评论收藏的天使们对不住啦……

*提前告知,本文极度ooc,同时也很玛丽苏,主角光环有,不适者请温柔退出勿喷谢谢~

*如果有建议可以提出,来者不拒,但是希望可以温柔一点……~(怂)

*改文好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挖坑一时爽,事后火葬场QAQ

*本文各种有用无用的伏笔较多,感到矛盾的地方可暂时放一边~

*本文全部更完后会有其他文更新(虽然这个暑假是不太可能了……),不过两篇是联动的(某方面……)

*我果然话唠……

*猛然想起三倍经验,我的肝……我的肝……我的……肝……

*打住不能再说下去了!!!

那么——以下,正文~








第一章   本丸暗堕时在做什么?有空吗?可以来拯救吗?
 
 

   洗完澡,小优穿上睡衣,毫无形象地瘫到了床上,拿过手机准备肝刀。然而点开游戏后,小优潜意识里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嘞,平常这里应该是有开门语音的啊……?”


   当她进入游戏后,这种不安越来越浓——作为近侍的鹤丸国永一句话也没说。“游戏出bug了……?”


   可是小优强行把这些疑惑压下,她已经准备开始今天的漫漫肝刀路。(其实本体是咸鱼)

 
   在第一百零一次显示无法出战后,小优终于意识到了严重的不对劲。她找到官方,详细地说明了自己本丸发生的灵异事件(不是)。但是不靠谱的官方爸爸似乎并没有理睬她。“去你的官方,游戏出问题也不管管的啊,吃枣药丸!”小优怒。

   小优又捧着手机耐心地等了一刻钟,就在她要崩溃以致摔手机时,她突然感到房间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直到一只小狐狸蹬着短腿从书柜里艰难地爬出来后,她才如梦初醒:“这是……狐、狐之助?!开玩笑吧……”


   好不容易挣扎出来的小狐狸装模作样地整理了一下并不存在的衣服(其实就是顺顺毛),清清嗓子,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比较严肃:“咳咳,由于您向时之政府投诉了,所以如你所见,在下狐之助……前来解答您的疑惑。”无视少女一脸懵的表情,它继续说,“是这样的,您的本丸,暗堕了。”

    “哦这样啊~原来如此我说呢怪不得怪不得……等等你说什么!”一边客套一边接受信息的小优反应过来后,惊得几乎从床上跳起来,“我的本丸暗堕了?!不对不对不对……我的本丸居然真实存在?啊——不是吧脑子好乱……这到底……”

   狐之助用一只前爪用力蹬了蹬书桌,示意小优安静下来:“请您少安毋躁,现在请先静下来听我说,或许在小优大人看来《刀剑乱舞》只是一个游戏,但其实它是真实存在的,打个比方,比如说现在突然出现的我就是最好的证明。”小狐狸快速说完,还肯定地点了点头。

『嗯,大概可以理解吧,所以你的出场方式我也会尽量忘掉的。』——小优

 
   作为一个重度中二少女,逐渐冷静下来后的小优很愉快(并不)地一秒接受了狐之助抛出的设定:“原来如此~~可是这样就有点说不通了……为什么我的本丸会暗堕?明明我一中伤就回本丸,受伤也立马手入,刀装也是全员金色,平时也和他们聊天……”

   小狐狸似乎有些不耐,打断了小优的长篇大论:“不,问题不在您身上……” “那是谁。”小优“唰”地看向小狐狸,盯得它浑身发毛。
 

   “这个嘛~”小狐狸一扭头,满脸的“我不敢说”,尾音却是上翘的。“你也想速战速决的对吧。”小优内心咬牙切齿。

『最讨厌这种人了。』——小优

    “关于这个嘛~其实,您也是知道的——作为玩家,您是无法真正去到本丸的。所以政府……呃……过了段时间就找了个审神者代您看管本丸,几乎每个通过游戏来建立的本丸大致都是这样的。”

    狐之助用后爪骚了骚耳朵,继续说:“然而那个该杀千刀的邪恶审神者在本丸创建第二十天开始接手后就开始了虐刀行为……虽然她不敢碎刀让您发觉,但是大部分刀的内心都受到了很大的创伤。最关键的是并且她还准备强制寝当番……所以……您的刀剑就暗堕了一些,那个罪大恶极的审神者也已经逃走了。不过暗堕的刀剑并不多,也不是什么特别稀有的刀剑,您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这丝毫不会影响到您本身。”小狐狸的话语间充满了活力,看不出丝毫的同情,显然是一副在例行公事的样子。

    “嗯,所以呢,政府就这么放着我和本丸不管了?”小优的声音难得低沉了下来。心中暗骂万恶的政府总把难人给自己做,交涉用小狐狸继续开口:“那倒并不是~这么说吧,作为补偿,政府重新给你配了一个全刀帐的本丸。虽然练度很低,但是您可以慢慢练,毕竟是全刀帐嘛~全刀帐~而且出于作战需要,战力实在不足,政府特许您这次可以前往真正的本丸。”狐之助这么说着,抬头观察小优的表情。

 
  “这样啊,那我的本丸怎么办。”听罢,小优歪歪头。

    以为小优接受了的小狐狸松了口气,用回它一贯的圆滑口吻:“这个嘛……鉴于您的本丸练度也并不高……”

    话至一半,小优就翻了个白眼,你指望一个学生党才建了大半年的本丸练度能有多高。

    “所以,大概会被彻底抹灭吧。”狐之助这么说着,还点了点头,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小优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

    “嗯……那也就是说没有人会去接手那个本丸吧。”小优盯着小狐狸,缓缓开口。

    “是,是这样没错……”小狐狸耳朵一抖,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丝预感。

    “那我可以试试的对吧,再怎么说那也是我的本丸。”小优的话在小狐狸的预料中,或者是说,它内心其实一直在盼着小优说出这句话,虽然以它看来这是极不明智也不可能的。

    对于政府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毕竟不用交出一个全刀帐的本丸,但是……狐之助的尾巴摇了两下:“您真的想清楚了吗?”——表面功夫也是要做做的。

    小优换了一个更随意的坐姿:“对于狐之助来说,如果是这样的结果,政府也不会少了奖励的吧……”

    小狐狸的耳朵跳了两下:“您的意思是……”“新手指导,恐怕还得请狐之助多多指教了。”小优拍拍小狐狸的脑袋,顺便还揉了两下。

    “在下知道了,那就提前预祝合作愉快~”一想到之后那一堆堆的油豆腐,狐之助就忍不住地咧起了嘴角。

  『老奸巨猾的死狐狸。』——小优



——————————————————————————————
刀剑:喂喂怎么没有我们的戏份啊!

某咸鱼:蛤?听不懂走了走了散了散了,今天的戏拍完了。

鹤丸(暗搓搓):明天咱不管谁带队,死命沟怎么样?

某咸鱼:……

鲶尾:对对,刀装也别搓金的。

某咸鱼:……

鹤丸:还有啊,那些个检非点也得死命踩,反正就破点皮,加速符又不用咱的。

某咸鱼:……

鲶尾:说的没错,演练场我们也要……

某咸鱼:长腿部……不长谷部!

hsb:(突然冒出)如果是主命的话,就算是压切我也……(拔刀)

齐藤&壮马(误):瑟瑟发抖.jpg

其他刀:行行行走了走了&@!#×:?#*%……

小优:……盒饭,不要了吗。

某咸鱼:算了别管他们我们俩分了吧

小优:妈,你以为谁的饭量都和你一样啊。

某咸鱼:………………(提笔)小优特点:贼能吃

小优:……我是充话费送的,绝对。

——————————————————————————————

*没有了哦~

*写文的人都很不容易呢~

*以后正文后都会新增小剧场啦~为你揭秘那些演员们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以及大家的相处日常或吐槽什么的)

*划重点!虽然这里我是小优妈,亲妈(绝对亲的!),不过提前剧透下(你住嘴!)小优妈,生母,也是我女儿哦~so……emmmm……关系混乱ing~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