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我的暗堕本丸番外02我的一天

*ooc极度预警,刀男性格有较大出入

*渣婶出没注意

*虐刀(其实我觉得还好)



番外  我的一天

     早晨,我准时起床。这个本丸早起的刀不多,因为通常出阵都在凌晨,大家早晨都起不来。其实昨天我也是很晚睡的,但是,总感觉并不是特别困,所以就和平常一样早起了。

    虽说还早,但是本丸的手合场已经有人了,是山伏和同田贯,他们两个几乎不要出阵,精力旺盛也是应该的。不远处的粟田口粟田口部屋,药研叫小孩子起床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嘛,他也知道的,小孩子爱赖床,让他们多睡一会也无妨,反正上午不会有出阵。

   啊,不对,忘掉了,至少五虎退是不可以晚起的。我慢悠悠地踱过去,有意无意地提醒了一句:“小老虎呢。”药研听见了,抬头看了我一眼:“早,真是稀客啊。安心吧,老虎都好好的,不会出纰漏的。”我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绝对,要注意啊。”

   突然想起来,今天的近侍是鸣狐。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那个人。明明很讨厌动物,却天天要缠着那些养了动物的人。顺带一提,那个人起的也很早。

   我听见那个人说话的声音了,好像是和鸣狐在说话。“鸣狐,小狐狸关起来了吧。”  “……嗯”很久,我才听到鸣狐的回答。“那就好,今天的早饭是什么。”  “……乌冬”  “大清早就吃乌冬?”  “……”  “喂,回答我啊!”  “……我觉得早晨吃什么并不重要。”  “你看,这不是能好好说话吗,还要那只狐狸干什么,一天到晚吵的要死,哪天扔扔掉算了,就和狐之助一样。”我听不下去了,说实话。所以我走了。当然,脚步很轻,没有让那个人察觉,那个人很讨厌有人偷听。

  在本丸晃了一圈,时间不早了。我正巧撞见鹤丸出来。没错,是刚刚起床的那个意思,而不是恶作剧完了溜出来。鹤丸不喜欢恶作剧,至少现在是的,他很久没有这个心情了。“哟,起得真早啊!”他看上去还算有精神。“已经十点了。”我不冷不热地回答。

   他似乎并不在乎,又问我:“他……最近还安稳吗?”   “还好,那个人对暗堕的不感兴趣,但是她也不能重锻或者碎刀,放着恶心恶心她也好。”我撇了撇嘴。“他的兄弟呢?”鹤丸还在问,真的很啰嗦。如果不是主上的命令,我绝对不会和这种刀待在一个部队里的。说起来……主上……

   主上,您……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喂喂,真是无聊啊,连敷衍我都已经开始不乐意了吗。”鹤丸的周身一直散发着丝丝戾气。这样都没有暗堕,不愧是主上看上的,这个本丸的第一把四花,第二天就来到本丸的四花……那个,抢走我仅仅为期一天的近侍职位的四花……

  “他的兄弟的话,倒是保下来了,不过那根呆毛就没有竖起来过了,估计他也不远了吧。”再不回答他,恐怕他就要真的生气了。虽说我比他高一级,但是打刀是打不过太刀的。

  “好了好了,站在别人屋门口干嘛,今天是我们马当番啊,总归得完成工作啊。”不知何时起床的大和守此刻正抱着双臂看着我。嘛,也对。毕竟工作是主上安排的,不是那个虚伪的家伙。

   “真是累死了呢,这样子就不可爱了……”熟悉的话语脱口而出,我的眼神暗了暗,“不过也没关系了,不会有人在意我可不可爱的……”  “加州……”大和守沉默了很久,叹了口气,“辛苦了。”  “是是。”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下午,我在走廊上碰到了药研,其实这孩子还是挺可靠的。这个本丸没有一期,他承受了很多。“今天,也没有那种熟悉的感觉吗?”他抬头看着我,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是啊,自从那个人来了之后,就没有了……”我苦笑。

  我是不是忘了说一声,我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眼前这位是初锻刀。刚刚那个,是整个本丸只有三个人知道的,属于我们三个人的秘密,关于那个人和……主上。你说还有一个?啊~另一个就是鹤丸国永。

  “最近小心一点,狮子王和御手杵的情况不太好,有可能会失控。”药研离开前,这么对我说。失控啊……干脆失控杀死那个人不就好了。假惺惺的人,妄图欺瞒真相的家伙。我的主上才不可能是像你这样的恶心的人。

  等一下……不远处……是不是她在骂人……

  “烦死了,我叫你扔你就扔,你以为你是谁?不过一把刀而已,还敢违抗我的命令!”那个人尖利刻薄的声音很刺耳,“一个两个的,都很能耐是吧?小时候动物跟我过不去,长大了同事领导也跟我过不去,现在连你们这群东西也都和我过不去!就仗着自己现在拥有了身体,我的命令都可以不听了是不是?……”后面还有一大段,但我不想听了。

  几刻钟后,有人告诉我鸣狐暗堕了,第一部队正在对付他。我得赶过去帮忙了,不然少了我的第一部队是没办法生擒暗堕刀剑的。如果一个不小心把他碎掉的话,主上会发觉什么的吧……?

  等到搞定鸣狐安置到专门的地方后,已经是晚上了。你说我漏了一顿饭?这是多余的担心,对于那个人来说,我们只是刀剑,吃不吃都无所谓吧。反正只是会饿,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说到晚上,那个人居然妄图开启寝当番呢。不过她要的人也不多,就是那对胁差双子。一把已经暗堕了,那么今天另一把是会选择最终屈服呢,还是像他的兄弟一样呢?

   晚上十一点半,有人敲我的房门,是药研:“鲶尾暗堕了,麻烦了。”  “哦,没什么,也算是为了我自己吧。”好笑的是,我已经快要麻木了。

  凌晨一点,主上的出阵命令照常发布了。虽说已经习惯了,可是这么晚都不睡,主上的身体真的没关系吗……您可千万,不能出事……

   出阵回来,整队没有任何刀装缺失,舍不得我们受伤,这一点体现出主上对我们的疼爱了吧……一定。

   不过今天有点反常,我看见那个人朝我走过来。她命令我,单骑出阵。目的地,厚樫山。

   我重伤了。

   但是那个人没有给我手入。

   在彻底晕过去之前,我感觉被人抱了起来,是大和守那家伙吧,真是的,丢死人了。

   那个人,到底在想什么……看着我们这么挣扎,很有趣吗……我诅咒你,夜夜发生奇怪的事。让你住的二楼,永不安稳。

   我大概,要彻底晕过去了……主上……你会来救我吗……



————————
*把清光光虐得不要不要的……土下座

*对于我今天更文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呢~不要意外啦

*因为……今天已经考完三门了,我觉得这次肯定炸掉了,手机会被收的……真的,考炸的可能性极大

*所以在被收手机前再努力挣扎一天,就是这篇文……

*这篇是以清光的视角来看小优没有到来前的本丸

*主上是指小优,那个人是指代替小优管理本丸的人

*其他自己慢慢悟吧,实在不理解可以评论,我再解答,赶紧睡了,考了一天好困……明天还有数学英语物理在向我微笑……QAQ

*遁走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