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我的暗堕本丸10.2

*突然发现,我有好久没有更正文了……

*赶紧码完存稿发出来,这样我手上又什么都不剩了呢……

*懒癌发作,不想更文

*最近明老板限锻,相信玄学的我把萤总设为了近侍,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玄不改命,氪不改非~

*下周一月考,没有进年级前200会被收手机……我知道前两百并不是什么好成绩,但是啊,对于我这种不想上学的懒人来说,这真是一个了不得的数字……QAQ

*总之请大家做好我消失大半年的准备吧。因为这次如果被收手机的话,一直到中考前我都不会拿的回手机了……我不要。但是以我现在的成绩,这个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为80%,绝望

*啰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无关的事,请不要在意

*与往常一样,ooc预警,玛丽苏重度预警

*那啥,这章主要是鹤和鸣狐

*鹤的话我不敢说,但是鸣狐的性格拿捏的并不是太准,应该是ooc到突破天际的……嘛,就当是我家本丸里的鸣狐吧

*呃,没什么要说的了……

以下正文










第十章(下)油豆腐?


      “那个……打扰了~”小优拎着脏兮兮的狐之助,轻轻敲响了鸣狐的房门。

 
      “呀呀~是审神者大人啊,不知来找鸣狐有何贵干呢?”肩上的小狐狸用它略带尖细的嗓音说着话,眼睛却不住地瞟向小优手里的狐之助。

 
      这是怕自己再把狐之助扔给鸣狐导致它失宠吗。小优有些哭笑不得。

 
      “啊,是这样的,你们也看到了,狐之助这样子太脏了……” “审神者大人……” “……所以,想问你们借一下沐浴露,狐狸用的那种。你看,毕竟整个本丸就你养了狐狸……”


     “在下并不是鸣狐养的宠物,在下只是自愿跟随着鸣狐而已!”小狐狸不满的挥了挥爪子。有、有什么区别吗……


     “……知道了。”半晌,鸣狐开口了。


    『嗷~本音苏爆!』——小优

 
    “审神者大人可要省着点用啊……”小狐狸叼着一瓶沐浴露,看起来一脸的不舍。天,把自己当抢劫的吗。

 
    “是是~会节省着用的……总之多谢了。”小优微微欠身,一手拎狐之助,一手拎瓶子,淡定地离开去了浴室。

 
    没想到,露天温泉已经有人了。“呃😅有人在的吗……话说为什么吃过饭会有人洗澡!”小优尴尬的同时也感到无力吐槽,这群刀子的养生是跟谁学的,知不知道刚吃饱不能洗澡的。


     “哈?我洗澡还要和你报告吗?”温泉里的人哦不刀,愤愤不平地回答。

 
     这声音……“原来是卡内桑啊……抱歉抱歉,本来想在这洗狐之助(莫名微妙感,洗狐之助?等等没错啊……)的,现在看来还是换个地方吧。哦,对了,感谢你上午的羽织,有空我还给你。”小优连珠炮似的说完,拎着狐之助离开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狐之助≠物品😂』——作者

 
   『奋力挣扎。』——狐之助

 
     “唔……”和泉守兼定有一堆想说的话被堵在喉咙口。


     “那么,狐之助你就在河边将就一下吧。”拒绝思考为什么本丸里会有河,小优看着被放在地上的狐之助。“是~”

 
     狐之助打赌,它从来到这个本丸就没洗过这么舒服的澡……不对,它就没洗过。“代替我的那个审神者似乎很讨厌毛茸茸的东西啊……”小优无心地说了一句。“呜……是这样的……”狐之助看起来特别委屈,“五虎退的小老虎被很好地保护了起来,但是在下,鸣狐以及狮子王的✘被那位看到后狠狠地嫌弃并责罚了。”

 
     “这、这么狠的吗……”小优的身体微不可闻地抖了一下。没记错的话鸣狐和狮子王就是因为这个而完全暗堕的。

 
    “啊,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突然一嗓子嚎了出来。“呀…抱歉抱歉。”小优回过神,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在狐之助身上倒了小半瓶沐浴露,“这下可真是……”

    ………………

 
     手忙脚乱地帮狐之助洗好澡,小优一脸认真:“狐之助,我好像答应鸣狐的小狐狸不用太多沐浴露的。”“但是刚刚大人不小心手抖了呢~”

 
      “……所以说啊,现在要想办法补救啊!用掉的沐浴露我暂时是变不回来了,所以问问你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小优略抓狂。“既然如此的话,油豆腐怎么样呢?”狐之助歪着头建议。


      “我倒是会做啦……只不过做的并不好,更何况厨房你也见过了,一点东西都不剩了。”小优立马摇头。

 
      “不,其实仓库里是有种子的……”狐之助接过话。


       “嗯……啊?!”小优的反射弧绕了地球半圈,“喂喂,要从种豆子开始吗!?”


       狐之助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不过请大人放心,您可以用灵力加速它们的生长。”  还有这种操作?

 
      “事不宜迟,大人快去做油……种豆子吧!”狐之助擦了擦莫名流出的口水。“……”其实,是你自己想吃吧,“知道知道~”

 
      于是,一人一狐蹲在田地边,努力催熟着一堆小豆苗。“审神者大人要加油啊,还差那么一点点了!”狐之助挥舞着小短爪,举着一面不知从何弄来的小旗子。

 
       终于催熟了足够的豆子,小优累到瘫在了地上。“不行不行,审神者大人,请快起来,您还要磨豆子呢!”狐之助凑近小优的耳朵。“什么!”小优简直蹦了起来,“你是在逗我吗!”

 
      “诶~你们两个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鹤丸悠闲地晃了过来。“……”小优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鹤丸看。

 
    『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鹤丸

      “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在这里拉磨的原因吗……”鹤丸苦笑,“让刀来干这种事…还真是吓到了。”“哦啦,别偷懒!”小优严肃地看了过来。“啧,还真是个会使唤刀的孩子。”鹤丸无奈地摇摇头。小优看起来一脸正义:“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好歹也是吃了我两顿外卖的,出点力不应该吗?”


     “那么,这样就可以了吧?”鹤丸好不容易才把豆子全都磨掉。小优用一种了然的目光看向鹤丸:“说起来,我好像很少安排你当番啊……偶尔的几次当番,你大概也翘掉了?所以你的体力才会这么糟糕吧?” “……”鹤丸悲哀地发现,他居然无法反驳。

 
    “嘛,算了。看在你好歹帮我磨了豆子的份上,不介意的话就跟过来吧,我帮你也做点油豆腐。”打击完刀后,小优给一旁欲言又止的刀子精找了个台阶。“哦,可以啊~”鹤丸毫不客气。

 
    『真会顺杆爬。』——小优

 
     之后,在狐之助的全方位指导下,本来厨艺就不错的小优成功做出了一大盘油豆腐。“这个香味……审神者大人,您真是太棒了,在下很久没有闻到这么好闻的气味了。”狐之助闭眼嗅着香气,一脸的陶醉。喂醒醒孩子,你只是太久没有吃到油豆腐了而已,你看看人家鹤丸,那才是正常反应……个屁啊!
 

     “鹤!丸!国!永!把你的翅膀从油豆腐上拿开!谁准你偷吃了!?”小优暴怒。她还没拍照好吗?那对可恶的翅膀!“呀呀,吓到了吓到了,话说翅膀是指什么,是这个吗?”鹤丸毫不在意地把一块油豆腐丢进了嘴里,好奇地笑着挥舞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再说是你自己说要请我吃油豆腐的~”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小优眼角微抽。

 
      “哼╭(╯^╰)╮,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勉强原谅你好了。”小优才不会说,她是真的对鹤丸没办法。为什么她会对这种刀有好感啊……

     过了一会,许是感到再留下来也没有意义,鹤丸摸摸鼻子,离开了。“我们也走吧?去找鸣狐。”小优歪头看向狐之助。“……啊!是呢,快去吧!”狐之助直勾勾地盯着油豆腐,眼睛里闪着光芒。(额……鱼眼里闪着诡异的光?)(你够!)

     ………………


     “鸣狐在吗?”秉着礼仪,小优轻轻敲了敲鸣狐的屋门。“鸣狐的话,在的呢~”屋里小狐狸的声音传了出来,“现在就来了……这是…油豆腐!”还未开门,小狐狸就惊呼了一声。该说不愧是犬科的鼻子吗……


      “你们两个好像都对油豆腐有着非同寻常的热爱啊,狐狸都是这样的吗?”小优有些好奇。早就知道狐狸喜欢油豆腐,但谁知居然喜欢到了这个份上。“啊,不…说来惭愧,其实只是我们太久没有吃到了而已…”两只狐狸心不在焉地摇着尾巴,注意力都在油豆腐上。“你们不吃吗?”小优看着已经咽下无数口水的狐狸。“……啊…啊!是!”话音未落,油豆腐就被消灭了一小半。“……”小优觉得她可能养了两只猪。(滑稽)

      “对了对了,其实还有一件事……”小优的目光看向了站在一旁没有开口的鸣狐,“帮狐之助洗澡时手不小心抖了一下,稍微多倒了一点沐浴露……这个油豆腐用来当赔罪礼是可以的吧?”  鸣狐不着痕迹地移开了目光,看向小狐狸,肩膀似乎在微微抖动。

 
   『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小优

 
       “呀呀~审神者大人请务必不要这么说,鸣狐和我并不介意多用掉点沐浴露的。”小狐狸满足地从油豆腐中抬起头。“嗯。”鸣狐也轻轻附和了一声。


       等到两个小家伙吃饱喝足后,已经接近傍晚了"突然想起一件事呢。"小优再次看向鸣狐,“我能在这借住一晚吗?”

 
       小优看见,小狐狸全身的的毛都炸了起来。

     『球……』——小优

       “呃,那啥,别误会,我不会干什么的,只是二楼真的不是人待的地方啊……我怕我待久了会活不下去……”感到自己好像说错话的小优赶紧摇手。


       “没错!在下用油……不对,用审神者大人的人格担保,她绝对不会干什么的!”狐之助看看进入戒备状态的两人(?),帮着小优说了一句话。只是,为什么要用我的人格担保……小优很想吐槽。

 
      “拜托啦……如果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在二楼的话,你们也很困扰的吧……” “这不是理由!在下不会让你靠近鸣狐半步的!”小狐狸向鸣狐靠拢。

      “我说你们这群刀子怎么一个个心里想到的都是那种事情啊!”小优无力,“仔细看看我啊!我才十五啊!还只是个孩子啊!孩子啊!孩子你懂不懂!孩子!我没担心你们对我做什么就不错了,你们还反过来担心我?!真是搞不懂你们大脑的构造……”


      刚刚说完,小优就后悔了。貌似……是自己导致的吧……况且这是人家的屋子……


      鸣狐神色复杂地看了小优一眼,向后退了一步:“可以。”唉,果然被讨厌了……诶?!等等,好像不是?~鸣狐刚刚,是答应了吧!


      感到脱离了如同炼狱般的二楼的小优整个人生都仿佛亮了起来。


      晚上,小优夹着一床从二楼打劫来的被子,头顶狐之助,理所当然地进了鸣狐的屋子(然后很怂地溜到了角落)。


————————————
*不想写作业……

*哇的一声哭出来,谁来救救我……

*一想到要被收手机,整个人都不好了

*emmm……最后打个小广告(不)

*wb萌喵小优,日常会在那发动态,有吐槽,有动漫截图,也有关于生活等等,但是真的只是日常号,和刀剑不会有太大关系,只是偶尔会发点看法,更文什么的全在lof,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去看看~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