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鹤丸国永牌奶糖(一)

*今天出货一期……对于非洲人来说十分难得~

*真事改编……出了新刀我的惯例是让新刀当几分钟近侍(嗯没错几分钟),装个刀装,出个阵练练等级,再换成鹤丸。

*但今天鹤ball貌似吃醋了😂很久才哄好,于是灵光一闪有了这篇文……

*答应鹤ball接一把刀写一篇糖的~

*一期微助攻

*正如它的名字,这是一篇连续的连载,但每一篇都是独立的个体,可以算个新坑

*有灵感会写,(鹤)接回新刀一定会写,以上~

*自我满足产物,文笔糟糕,鹤丸重度ooc,玛丽苏到突破天际

*欧皇婶有原型,就是我的姬友😂在这介绍一下,她有三个本丸,一个国服全刀帐,一个国服欧洲人,还有一个日服欧皇……(要不是她晒欧我今天也不会去5-4,也就接不回一期尼了,总之还是要感谢一下那个欧洲人的,谢谢你的欧气!)(下次请务必再让我吸一吸欧气)(被打)

*如果觉得OK,那我就拦不住你了,看完想打人别来找我(滑稽)










鹤丸国永牌奶糖(一)
                                        ——近侍


 
       这是个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的下午(废话)。我无聊地撑着下巴,看着仓库里1w多的御岁魂,一点肝刀的动力都没有:“反正我家也没有莺丸,大包平什么的谁管啊……”

 
       然而就在我想要就这么咸鱼一下午时,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隔壁的婶婶发来的炫欧信息。没错,我隔壁住着一个欧皇。但是这个欧皇一共要照顾三个本丸,一个位于日本,两个位于中国。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婶婶啊,她家的修罗场想必十分激烈吧……

 
       手机上的图片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双眼。sada酱,小龙景光,笼手切江,骚速剑……嗯很好,我一点都不羡慕……才怪!向欧皇致敬并吸了一大口欧气后,我找来了本丸常驻近侍鹤丸:“鹤丸啊……现在大家有空吗?”

 
       “哦,当然了,根本没有事情做啊,无聊到快要死掉了呢。”

 
       我心虚地抹了把汗,吩咐道:“那行,找点事情干干。叫第一部队准备一下,即刻出阵!” “哦哦~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惊喜呢~”鹤丸看上去很开心。毕竟已经有几天没有出阵了。

 
       几分钟后,第一部队就集结完毕了,大家都很兴奋。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了一丝丝罪恶感。我似乎咸鱼过头了……“那么想必鹤丸也说过了,这次大家要前往厚樫山,目标和往常一样,是没有获取的刀剑,希望这次大家能够有所收获。最后,祝大家武运昌隆!”我微微鞠躬,向大家致意。

 
       “交给我吧,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的。”鹤丸很自信地笑了。我也冲他笑笑。每次鹤丸这么笑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十之八九会带回新刀来,我很期待:“是是~但是要注意好安全啊,你的安全才是我最担心的。”鹤丸听到后嘴角不自觉上扬,整个人笼罩在樱吹雪之下。一旁的清光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喂!我和鹤丸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气成了一个河豚,两颊红红的。

 
       说实话,我在那时从没想过,被带回来的会是一期一振。从个人来说,我对一期一振并没有太大执念,最多就是在我集齐全刀帐的路上一把较难获得的欧刀而已。但是从一个关爱小短裤(划掉)小短刀的审神者来说的话,我还是十分期待一期一振的到来的。那群粟田口小天使每天有多么期待他们哥哥的到来,我是看在眼里的。

 
       所以当鹤丸将一期一振交给我时,我惊讶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随后我无法控制地笑了起来,在别人看来这一定很傻。至少鹤丸被吓住了。他楞楞地看着我,似乎没有预料到我会这么兴奋。这也难怪,毕竟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一把新刀的到来表现出过度的激动。

        “干得漂亮,鹤丸~”我开心的拍了拍鹤丸的肩膀,“那么老规矩,今天的近侍就是一期了。等会准备一下交接工作,让一期带着第一队出阵。” “……是。”鹤丸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很久才应了一声。


        但我只顾着期待粟田口派的小短刀会如何欢呼着欢迎他们的一期尼,一时没有顾及鹤丸在干什么。


        第二天,照例该是鹤丸担任近侍。平常鹤丸都会在九点准时大咧咧地闯进我的房间,把我从被子里拖出来开始一天的工作。但今天却并没有惊吓鹤的准时出现。直到中午吃饭时我没有出现在食堂,大家才意识到审神者还没起床。

 
       于是,我很难得地睡了个懒觉。等我迷迷糊糊醒过来时,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轻轻的呼唤声:“姬君,姬君,您醒着吗?”我努力思索了一下,是一期的声音。“嗯,刚刚醒,是有什么事吗?”我以为时间还早。


        “是这样的,您中午没有来用餐,所以大家让我来看看。”一期温柔的声音响起,却着实吓了我一跳。“什么?已经过了中午了吗!”一期肯定了我的疑问。我一时有些不解:“那鹤丸没有来叫过我吗?” “说起来,似乎从早晨起就没有见到鹤先生呢……”门外的一期陷入了思考,“是有什么急事吧?”

 
       我无心听下去,穿好衣服几乎是夺门而出:“抱歉啊一期,麻烦和咪酱说一声,午餐我到时在吃。” “啊,姬君……”

 
       然而找遍了几乎所有我能想到的地方,都没有见到鹤丸的踪影。“鹤丸……”我几乎急到哭出来。要知道,我这个本丸里的鹤丸平时并不热衷于搞事情,只是开一些小玩笑,所以反而算得上一个比较可靠的长辈。当然了,我说的是不热衷,偶尔他还是会制造一点惊吓的……但是像凭空消失什么的,还是第一次。我认为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开这么恶劣的玩笑。

 
       就在我灰心丧气时,眼角瞟到了樱花树下一抹纯白的影子。是鹤丸吗?我顾不上多想,向那边跑去。


        靠在那边的确实是鹤丸,不过已经睡着了。说实话,平常见惯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现在这种安静的样子反而有些不习惯。不过确实特别好看就对了。我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鹤丸的脸,这在平时是我不敢想的事。

 
       然而还未等我触碰到鹤丸,那家伙就睁开了眼。看到我,鹤丸似乎有些惊讶。但下一秒,他就轻轻推开了我僵住的手。“姬君在这干嘛呢?”我怔住了。鹤丸平时,总是没大没小地和短刀混在一起,笑嘻嘻地叫我“主上”,以至于有时我都忘了他是一把平安时代的老刀。“鹤丸……”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姬君还是快点回去吧。待久了被一期看见就不好了。”鹤丸微笑着向我建议,但是那个微笑,真的好假。

 
       我没有动,固执地坐在原地,紧紧地盯着他。鹤丸有些不快地看着我,我只好努力思索自己哪里得罪了他。还未等我想出个所以然,他又开口了:“请回吧。”

 
       “为什么!”我极度不服气。“您清楚的,不是吗?”鹤丸还是一脸的云淡风轻。清楚你个大头鬼!我这么愤愤地想着,也确实这么说了。鹤丸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地摇摇头:“您和我待在一起,一期会误会的,这不是您所担忧的吗?”


        “我为什么要担心一期误会什么……”我皱了皱眉。“您喜欢一期,所以为了防止他误会,离我远一点比较好。”鹤丸看起来并没有生气,而是很耐心地解释着。

 
       我似乎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喂,鹤丸你……”吃醋了?!鹤丸只是又一次下达了逐客令。我当然没有走。鹤丸可能真的生气了:“您为什么一直留在这?” “把敬语去掉,像平常一样说话,鹤丸。”我撇撇嘴,这感觉太怪了。


        “……你为什么还不走。”嗯,听起来自然多了。“我的近侍在这,我当然在这。”我仰着头看鹤丸,一脸的理所当然。“近侍不是一期吗。”鹤丸扭过头,不看我。“一直都是你好吗!”我有些不满。要知道为此我已经多次被其他人大呼偏心。

 
       “还有啊,作为近侍你不来找我,在这睡觉干嘛!”我发难。“省的打搅了你和一期。”鹤丸的语气很冲。

       绝对是吃醋了啊……但我整个人都飘飘然的。会吃醋的话,就说明鹤丸是喜欢我的啊。

 
       其实在本丸建成初期,鹤丸就来了。我将他设为近侍,一直持续至今。自己也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他,只是我一直不知道鹤丸的想法,也就一直不敢表白。比起被拒绝后的尴尬,我宁愿就这么天天看着他。


        “可你为什么会打扰我和一期呢?”我承认我有点过分了。“因为你喜欢他!”果然,鹤丸忍无可忍,说罢转身就要离开。呀……玩过火了。

 
       我赶忙起身拉住鹤丸:“谁跟你说的。” 鹤丸冷着脸,并不打算和我说话。“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一期好吗…”我语气软了一点。“不用照顾我的感受了,我看得出来。”鹤丸又把头低了下去。

 
       “鹤丸……”我试着从后面抱住了瘦的不行鹤丸。他没有躲开,但也没有其他反应。尽管他看不见,我还是瘪了瘪嘴。“听好了啊,我就说一回。”我小声开口,“我喜欢你…”并没有得到回应。

 
       我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松开鹤丸扭头就走:“就自己一个人在那待着吧,智障,混蛋!我现在就去找一期,气死你拉倒。”

 
       确切的说,还没走几步,我就被拉住了。嗯,这次是鹤丸拉着我了。“你刚刚说什么?”鹤丸的喉咙有一些沙哑。“没说话。”我略带赌气。下一秒,我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鹤丸没有说话,我哼了一声,向后靠了靠。


       “我爱你。”我听见鹤丸说。

————小剧场————

      “哟,大家,我们回来了~”鹤丸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大摇大摆地从平时人最多的中庭晃过,然后还略带挑衅地得意的看了一期一眼。


      好害羞……

 
      “啊啦~这不是主上和鹤丸先生嘛,终于修成正果了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清光一脸的欣慰。咬你哦,我不要面子哒!一边这么想,脸一边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哦,光仔,你也在这里啊。晚饭就拜托到时放在门口了,我们今天不出来了。”鹤丸的语气十分轻快,一脸的势在必得。


      “不出来了啊……”安定若有所思地看向清光,“我说啊,你喜欢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啊?” “只要是主上的,大家都无所谓的吧。”清光也认真回答了。“不好意思,我们就先走了。”一期带着小短刀准备离开。

 
    啊啊……你们这群刀子!真是……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