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我的暗堕本丸10.1

*深夜(早晨)更新,修仙使我快乐

*不要问我作业是什么,我听不懂ヽ(´ー`)┌(然后周日晚上拼命补?)

*回首了一下自己之前的文笔,惨不忍睹……(说的好像现在变好了一样)

*天冷,手也冷,打字时手软绵绵的,经常不受控制按到其他键(绝望.jpg)

*cp已经定下来了,轻微(也许以后会不是轻微)鹤×婶,不接受任何反驳Ψ(´▽`)Ψ

*最近在本子上构思创作一篇鹤婶文,目测小长篇的样子。然而感情废……最重要的不是这个,我居然明知道写不好还要强行加入花吐症……kiss怎么写?怎么写?怎么写!!!(看看,这就是管不住手的后果,大家请一定牢记)

*有了好几个脑洞,鹤婶,狐婶,不动婶……但是不想写,这个坑还只填了一点点……再加上最近沉迷吃鸡、崩3、肝刀什么的……(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233)

*我只想当一条看大佬更文的咸鱼……

*冷,在外面打字的手是真的冷……为什么江苏不供暖?为什么!明明人体感受就比北方冷了至少五倍好吗!国家真的不考虑一下江南人民冬天的日子吗……哭唧唧……(那些说江苏冬天只有零度一点都不冷的北方人,过来,冬天的江苏欢迎你!觉得不冷算我输……湿冷和干冷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好吗( ˘•ω•˘ )那种渗入骨子里的冷啊……ヾ(´A`)ノ゚)

*我为什么又开启了话唠模式……

*放弃治疗,抱紧鹤丸|*´艸`*)

*哦对对,突然想起,这章鲶尾崩坏红色预警!(讨厌将鲶尾与马粪同时提及的亲们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玛丽苏指数:30/100(自认为)


那么以下是正文





第十章  (上)鲶尾变得奇怪了?


     你是……?这是鲶尾恢复清醒后的第一反应。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立马从面前的少女身上感受到了浓郁的,不属于任何刀剑的气息。“人类啊……”


     “呃?我怎么了……”小优看了看鲶尾头顶几乎立直的呆毛,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鲶尾哥,这是审神者。”药研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悲喜。按理说家人恢复,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但是整个本丸里的刀都知道,前审神者对鲶尾情有独钟,所以鲶尾对审神者有着发自内心的厌恶及恐惧。


       鲶尾微微点头: “啊啊~我知道。”“……是吗。”药研欲言又止。凭心而论,他很放心这个审神者,让她以后来管理刀剑的话,或许会不错。但是鲶尾是他的亲人,两者相比较,药研不知该如何选择。


        “你似乎是一个好相处的人类,药研看上去很信任你。”鲶尾如此说,“只是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拿马粪扔你。”

 
       什么鬼,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吗?还有!mmp谁来告诉她为什么鲶尾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个鲶尾怕不是假的吧……那个乐观的小天使呢?

         “嗯(⊙_⊙),不介意的哦。”小优选择面无表情,“如果你也不介意连续做一年佃当番的话。”

 
       鲶尾头上的呆毛晃动了几下:“令人意外的答案啊~但就算如此,你也别想随意靠近我,不然别说一年佃当番,十年我也会很乐意的。”

 
       “大哥谁说要靠近你了,净化后的你看起来还是很危险的好不好……”小优如是想,结果嘴滑说了出来。

 
       “诶,对我不感兴趣吗?”鲶尾的呆毛已经开始打转。……难道是信息量太大?还是表示他正在思考?

         “是谁给你的自信……为什么我以前不知道原来鲶尾这么自恋……”嘴滑的小优自暴自弃,开启了吐槽模式。

 
       “不,大将。这其中是有隐情的。”药研微微摇头。

 
       “哦……哦、哦……哦~”小优一连说了几个“哦”,一脸明白了什么的样子。随后她正色道:“鲶尾,我不知道你这倒霉孩子(嗯?)以前经历了什么,但是我明确地告诉你,我不对长得像未成年的刀下手,更何况我还未成年。”

 
       “……”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啊哈哈哈……那么你先休息,先休息,我让药研带我去其他刀那里净化……”

 
       “……”

         为!什!么!现在小优迫切地想知道前任到底都干了什么,导致一个乐观向上的鲶尾愣是往神经质方向发展了。

 
       出了房门,小优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大将,您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吧。
”“不,完全不知道,不介意的话给我补补课吧。”


        “这是……很痛苦的回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所以我就不多说了,只是希望您记住,前审神者对于鲶尾哥有着近乎变态的执着,这极大地刺激了鲶尾哥的神经,导致他现在……”


        嗯,看出来了。小优在心中默默点头。不过话说代替自己的那个审神者到底是有多××,连青少年也不放过。

 
      『啊啊~好好奇啊,要不然去问问作者,让她偷偷告诉自己?』——小优

 
       『行嘞,巧克力伺候就说。』——某渣作者


       『我不是亲生的。』——小优


       (咳咳,所以说,我在思考要不要写个番外,介绍一下这个本丸之前经历了什么。)


        “那么,辛苦你了,药研,带我去其他地方吧。”小优活动了一下脖子。

        “是,大将。”

         于是乎~整整一个上午,小优都在忙碌着为完全暗堕的刀剑净化。(啊……这里文废偷个懒,全都写出来是不可能的……逃走)(总、总之,净化了鸣狐,御手杵和狮子王……)(总感觉会被打怎么办😂)

        “哟,努力的孩子,吓到了吗!”一只鹤从屋边挂了下来,笑的一脸灿烂,“对了,有午饭了吗?那个叫什么外卖的,还挺好吃的。”

 
        不要脸,这才是你来找我的目的吧?!默默翻了个白眼,小优掏出手机点了外卖,全员份的。此刻小优的头上仿佛明晃晃的闪着三个金色的大字:“有钱人”。

 
      『也就这时才觉得我是亲生的。』——小优。

 
        “爽快!”有了午餐的鹤丸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看在你这么好心的份上,再告诉你个消息吧。去二楼的书房看看,有意外惊喜哦~”

 
       “哦——那可真是多谢了,鹤球先生。”小优棒读 。


       “鹤……球吗?这真是吓到了~”

 
       无视那些吃完饭就翻脸不认人的刀,小优向二楼走去。“鹤丸最好祈祷他没骗我。”

 
       小优缓慢地移开二楼书房的大门,看起来什么都没有,这么说鹤丸还真没有恶作剧。只是空空荡荡的书房有什么好看的?但要是说鹤丸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干干的话,这种方法也太低下了。


        等等,没看错的话角落里似乎有一只被拴住的,灰扑扑的生物,旁边还有碗碟,只不过里面既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唔……呃……这…怕不是我的狐之助哦……”小优的头上滴下了一滴汗。


        “还醒着吗……狐之助?”小优走过去,轻轻推了一下小小的毛球。好瘦!一点也没有之前带自己来本丸的那只狐之助的肉感。


        “………………”就在小优以为脏毛球已经被饿到壮烈牺牲了时,它开口了,“……审…审神者……是审神者大人吗……我最近很乖,没有脱毛的……”


        呃,听上去好可怜……

 
       “球儿你醒醒,审神者换人了换人了。”小优有些心疼地撸了一把狐之助的头,替它解开了项圈。


        “唔……”一只明显精神恍惚不在状态的毛球。


        “唉……走啦走啦去厨房看看。”小优一把抄起狐之助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真的空无一物,除了两三个鸡蛋。“只有这个了吗……”几分钟后,它们变成了炒鸡蛋。
 

        “来来来,先吃了吧,总归比没有好。”小优把狐之助抱到了盘子边。闻到香气的狐之助立马遵循本能大口吃了起来,之后还一口气喝掉了一大杯水。原本瘪瘪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


        “那、那个……非常感谢您,审神者大人……
”狐之助看起来有些畏畏缩缩。“嗨嗨别客气~”小优毫不客气地掐了掐狐之助的耳朵,“你放心,我最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了。”


        “……”没看错的话,狐之助的眼睛似乎瞬间放出了光芒,“您……大概就是这个本丸真正的审神者吧?”

 
       “对,还是狐之助知道的多一点。”

 
       “不管再怎么说,在下也是政府派来的呐!”


        “那么,我们去找鸣狐吧。”小优向狐之助示意。“了解!”狐之助突然想起,之前由于代审神者讨厌动物及动物毛发,自己都是被嫌弃然后扔给鸣狐照顾的。但是由于后来鸣狐暗堕,自己就没有任何人照顾了,而且也没有自由……幸好这个审神者看起来还算喜欢自己……


   ——————
*惊,第十章竟然被渣作者一分为二,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好吧,我这种人就不适合大纲……看大纲写字能力极强。有了大纲,写文终于不会飘忽不定,有了大致方向。但是大纲上看着不多的文字,实际写出来我能扩充他个几百倍……

*所以以后可能会出现很多章被一分为二或者三的情况hhh……(我不会说是因为我不想一个一个去改章节的……小本子上划掉重写很丑诶~)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