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优茗

请务必点开细看,谢谢~

刀剑乱舞沼民,目前lof只用来进行与刀乱有关的活动~

日常在wb,名字——元气满满纸鱼酱
b站账号为仰望星空的纸鱼

爱好广泛,譬如吃吃吃,玩手机,刷b站,写小说以及无限拖稿……

特长为吃,长肉,以及拖稿……

如果看到请让我继续咸鱼~

随时欢迎勾搭(虽然不会随时都在,但是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

啊……拖更可真爽……(被打)

我的暗堕本丸09

*说好周六更的呢?

*很早之前写的,改了改再发~

*ooc严重,玛丽苏预警

*这个本丸真的还是暗堕的

*只不过暗堕得有点清新脱俗

*然后,然后,我也不知道要写什么……

*那…那就放正文吧




第九章     大清早的刀剑就在活跃?

       这个夜晚,并不只有小优在经历她的回忆。刀剑男士们,也都在经历着……属于小优的回忆。

       “所以说,那孩子…才是我们真正的……主人吗?”鹤丸一脸“被吓到了”的表情。

        “这个童年……为什么她没有暗堕(喂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存在暗堕这种东西的啊)……”宗三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忧郁。
 
       付丧神的脑子里有着各自的想法,以往安静的部屋今晚却不时传出窸窸窣窣的话语声。

       果然,并不可能只是单纯的让小优回忆回忆啊…………

…………………………
 
       “大将,早上了。”药研走上二楼,身后跟着一群神色各异的付丧神。没有回应。“大将?”得不到回应的药研叹了口气,“失礼了……”拉开移门,药研看到了有史以来他见过的最惊人的一幕。

       少女躺在地上,睡得毫无防备,衣服破破烂烂,一只手也受了伤,看样子已经结痂了。而少女的另一只手,则拉着另一个人。那人跪坐在小优旁边,一动不动,一只手还保持着被小优拉着的姿势。

       “骨喰……哥?”药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嗯,我回来了。”没有多余的话语,却清楚地使在场所有人,特别是粟田口的孩子们激动了起来。“骨喰哥!”

       “我记得骨喰之前是暗堕了的吧……”安定有些疑惑,“她……主上……已经净化了你吗?”

       “嗯,很舒适的灵力。”

       “唔……”小优的声音有些委屈的意味在里面,仿佛一只在抱怨美梦被打搅的猫咪。“啊,糟糕,好像把主上吵醒了。”

       “呃……”于是,小优一睁眼,就看到了满满一屋的付丧神,吓得睡意全无。骨喰默默后退几步,站到了粟田口派刀剑的前面。

       “大家……早上好啊哈哈哈……”尴尬地打着招呼,小优此刻只想找个地缝。啊啊啊头也没梳脸也没洗更重要的是衣服还是破的QAQ,我已经没脸见人,不,没脸再呆在这了——小优内心疯狂吐槽。

       “真是的,还真是麻烦啊。”和泉守兼定脱下自己的羽织扔给小优,扭过头,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谢谢……”卡内桑你真是个大好人。少女在内心默默记了一笔。(和泉守兼定:喵喵喵?莫名被发好人卡?)

       “那么……关于这么早诸位就直接进屋的原因……”小优终于想起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啊,说到这个……正想说呢。昨天,我们似乎做了同一个梦。”鹤丸国永率先开口。emmm……果然符合我的审美,又帅又可爱,不枉我之前把近侍的职位交给他,小优在内心想……不对,重点好像错了。

       “同一个梦……”小优有个不太好的预感。

       “梦里面的,是阿鲁基的过去吗?”金发的小短刀歪着脑袋,好奇地问。

       “QAQ…这个房间晚上真的不能睡啊!!”小优,重伤。

       “所以说……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这次开口的是宗三左文字,“是要像笼中鸟一样把我们囚禁起来吗?”

        我到底给你们产生了怎样的误解,以及你到底脑补了多少奇怪的事情……哦不对等等,宗三的人设就是这样。小优安慰着自己。

       还未等小优再说些什么,同田贯就望着小优道:“所以我们讨论了一下,结果是,我们接受你的存在,但是也不会听从你的管理。以上。”

       诶,就这么粗暴地决定了吗?“提出抗议!”小优举手。“是是~但是残念,抗议无效~”鹤丸笑眯眯地驳回了。“你没有提出抗议的权利。”山姥切冷冷地加了一句。“没错,只是来告诉你一声而已。 ”宗三左文字忧郁地看着小优。

       “可是,交不上日课的话,我也会很烦恼啊,毕竟政府……隔一段时间总会来验查一次的,而且每个月我也得上交每日的日课内容……”小优话还没说完。

       “啊,所以呢,你想说什么,直接点,别绕弯子。”同田贯正国一脸的不耐烦。

       “就这样——我会安排马当番和畑当番,偶尔也会有远征,近侍什么的无所谓,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出阵。出阵人员的话你们可以随意,如果有伤来找我手入,刀装一定要用金的,碎掉了告诉我我去搓……做新的。啊,还有,关于出阵次数的话自然是多多益善,但最少也请保持在三天一次。嗯,就这么多了……目前看来。”小优一下子说了一大堆。

       “嗯~听起来蛮不错的,自由度也挺高。”鹤丸微笑着,似乎赞同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却又收敛了笑容,说,“但是为什么我们要听你的?”

       “……”小优张了张口,哑口无言。我是你们的主人啊?这样看上去似乎理所当然的话语,现在的小优却说不出口。

       “如果政府查到的话,是会出问题的。次数一多,我大概就有被革职的危险了。”小优尽量挑着这些老刀精担心的话说,“而你们完全无法确定下一任会是怎样的人……不管怎么说,我以前对你们也还算可以的吧……?”她是指在游戏里。

       一群老刀精小声地议论开了,小刀精们则个个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

       “好吧,那就按你说的办。”鹤丸看上去有点不舍。唔,这个表情也略萌。小优在心里不动声色地想。

       “但是作为代价,你先得向我们证明你的诚心和实力。”同田贯盯着小优看了很久。“去把所有暗堕刀剑净化。”

       “这个可以,现在吗?”小优豪爽(不这是什么鬼)地答应,“那么有几把呢?”

       “大将,不介意的话现在就去净化鲶尾吧。”药研突然插了一嘴。

       “啊……这个……那好吧,我……我先走了?”小优起身想要告辞。“一路走好~”鹤丸带着标准的笑容看着她。等等这再怎么说也算她的房间吧!

       “大将?”走在本丸里,前面带路的药研突然开口。“在?”小优歪歪头。“其实,在这个本丸里想要和大将打好关系的刀也是有不少的……其他诸位,其实也没什么恶意的。”“比如说你吗。”小优笑着问,语气却异常肯定。

       “哈……”药研笑着叹了口气,“大将,请不要拿我开玩笑。”“是是,我知道的药哥……”

       听到这个称呼,药研轻咳一声,再度开口:“至少,短刀大部分都是愿意相信大将的……清光殿和安定殿似乎也有这个倾向……和泉守殿看样子也并不排斥您。还有神刀们,大太刀的诸位我想也是会听从安排的。”

       有一段时间,小优没有回答他,走廊里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说到底,最相信我的,不应该是你吗,药研?”半开玩笑的语气。“……大将!”面前的少年突然加快了速度,耳根微红。

       粟田口家害羞都会耳朵红吗……

       “到了,大将。”药研扭过头,向小优示意。“嗯,多谢啦……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可以陪我进去吗……诶嘿嘿……”小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

       打开房门,小优想象中的完全暗堕的鲶尾并没有向她冲来。“诶……”小优不解地抬头看向药研。“暗堕的刀剑是会对任何靠近其的生物进行攻击的,所以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完全暗堕的刀剑是被绑起来的。”药研向后退了一步,向小优解释。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骨喰怎么会……”

       “关于这个,我们目前也不确定……”

       “……总之,先净化鲶尾吧。”小优扯了扯嘴角。

       不知是小优之前有了净化骨喰的经验,还是这次有药研在一旁帮忙,鲶尾被成功地净化了。望着鲶尾血红的眼睛渐渐变得清明,小优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心中莫名涌起了欣慰感。




————————————————————————————

*一直在试着调合适的间距的我(无奈.jpg)

*有没有发现最近几篇篇幅变长了?是的,没错!我再也不是只会写短小篇章的人了!

*最近没有手机,所以在本子上屯了几个脑洞,都是听着歌想出来的

*脑洞都是鹤婶的,但并不都是HE,我有试着写一个……已经13面了,但是还没有写完(摊手)

*为什么呢~因为我是个只会日常向的孩子,乙女向什么的……只看过很多,但是这只单身狗的恋爱经验为零(我单身,我自豪)

*so我插入了很多日常,希望能够让两人在日常接触中逐渐表露心迹,结果好像跑偏了😂

*总之,恋爱苦手……BE苦手……我、我好像只能写写happy end的日常番……但是!但是!我真的真的真~的想写鹤婶啊

*(沉迷吸鹤)

*鹤丸他有辣~么好!

*咳咳。我会努力把那篇文章写出来的,如果有哪位愿意提点建议的话感激不尽~

*但是放心,这篇我也有在码,真的有在码(我会告诉你存稿真的还很多吗)(遁)

*最后的最后,姬友最近在码着三日月和小狐丸的车。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车子的目的地也从大学变成了幼儿园hhh……在这里我祝你早日码完,早发早超生(划掉)

*虽然我不好奇那辆车,但我好奇你的文风 @Venture.鹿 所以说,快点码!我在这里催更!

*(悄咪咪:不发没关系,周一学校见~)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