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喵小优

emmm……这里是喜欢幻想的文渣一枚,自认为人跳脱随和(真的不矛盾吗……),但经常话唠,欢迎勾搭~

我的暗堕本丸05

*这章重度ooc

*婶的性格其实有点两面性

*婶身份背景会随剧情展开而揭露(悄悄告诉你们,因为我文废,所以直接回忆杀……)

*这章有点虐清光……而且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毫无逻辑可言……


第五章   清光果然是天使吗?

       跟着安定走了一段路,小优忍不住开口:“清光他……”“嗯,已经和碎刀没有什么两样了……”安定回答。“这样啊……”小优低着头,安定看不清她的表情。

       不一会,小优感觉前面传来了浓重的血腥味。“就是这里了。”安定在一间屋子前停下脚步。小优感觉自己丧失了推门的勇气,整个人似乎都在颤抖。安定看了她一眼,推开了门。首先入目的是地上的血液,大致呈暗红色,似乎已经干了很久。小优闭上了眼,深呼吸,再向里面走去。但小优明显高估了自己,在看到身上布满伤痕,鲜血淋漓的清光躺在床上时,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陪伴自己时间最久的一把初始刀,现在就这样毫无生气地躺在那。“这样子,本体还拔得出来吗……”小优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不,所以请您直接修复肉体吧。”安定的手从进门就一直按在刀上,似乎只要小优做出任何过大的举动,下一秒他都会砍上来一样。

       “是指要用灵力直接修复吗……”小优有些退却,“会不会失败……”“请您放心,只要您会控制灵力就可以了。”“那我试试……”仿佛没有看见安定握着刀的样子,小优小心地将手附上了清光的身体,开始试着催动体内的灵力。

       好痛,好冷,感觉有什么正在从我体内流出去,是血吗?这是清光昏迷前最后的感觉。对啊,是血啊……自己,快要死了吧……抱歉啊,安定,又把你抛下了……

       “吧嗒,吧嗒……”清光感觉,有什么砸在了自己的胸口,将他从沉睡中唤醒。是水吗?自己……不是已经死掉了吗?一片黑暗中,清光感觉有什么将自己轻柔的包裹了起来。“好温暖,好舒服,也好熟悉……”就像……最初自己被召唤来这个本丸时一样……“是主人吗……”可是,记忆中的那个主人,只会让自己不停地出战,出战,再出战……并且从来就没有给自己手入过。“不……不对……”在主人没有来到本丸前,自己是被修复过的。那时哪怕一点点擦伤都会被温柔地修复好。“是那时候啊……”清光想起来了,这种感觉,和那位冷冰冰主人不一样,是主人还没有来本丸前,自己被修复的那种久违的感觉。意识逐渐回到了身体里,清光缓缓地睁开了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挂满泪痕的少女的脸,灵力的源头似乎就是那里。“为什么她会有与主上相同的灵力……不……与那个主人不一样……是主上的灵力……?”(唔……这里有看懂吗?清光光已经发现不太对了,但是一个文渣并没有准确地表达出来……)又过了一会,清光感觉自己被完全修复了。“还会修复我,就是说明我还是被喜爱着的吗?主~上~”明明还很虚弱,却有了打趣的精神。安定还未说话,清光却似乎已经了解了一切。“清光……”小优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委屈。“是,我随时都在,主上。”“清光。”安定紧锁眉头,不解地开口。“安定……这是主上哦。”清光面带微笑,“为我们疗伤的,不舍得我们受伤的温柔的(沉迷肝刀的)主上。”安定感觉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主上……吗……?嘛,算了……既然清光这么说……”安定缓缓松开了按着刀的手。清光麻吉小天使QAQ!小优内心OS。

 
       “还有受伤的刀剑吗?”小优看向安定。“是的,除去大广间的那些,剩下的都是重伤到无法走动的。”战、战线崩坏?!小优吓了一大跳。“没事,可以麻烦安定带我一个一个去吗?”“是。”

       综上所述,小优从上午一直折腾到了半晚,终于帮所有人手入完毕。“呐……那个……咪……不对光忠君……你会烧饭的对吧?”小优略带期待地问。“会倒是会,请问您有什么要求吗?”“唔……我……饿了……所以……可以烧饭了吗……”“哦呀,厨房可没有任何食材呢。”光忠看着瞬间蔫下去的少女,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QAQ,我想表达的咪总不是酱的……)“那、那以前的审神者也不吃饭的吗?”“那个人是在一个黑盒子上操作的,然后就会有人将饭送来。”清光若有所思地回答。“黑盒子……是指手机吗……”小优瞬间庆幸自己带了手机,不过,本丸真的会有网吗……“好吧还真有……”于是小优在手机上点了外卖。

       不多久,外卖送了过来:“您好,请问是小优的本丸吗?”“是的……你是谁。”前去开门的清光一脸警惕。“啊……这位加州君请不要拔刀,我只是来送外卖的……”送外卖的小哥一脸惊恐。“呃……清光光放下你的刀……他真的是来送外卖的!”小优连忙阻止。“可是阿鲁基,那边那一大堆盒子……”清光似乎还不放心,“等等……清……光光?”“那堆盒子就是外卖啊,一人一份所以快点领了趁热吃吧!”巧妙地避开清光的问题,小优打算用吃的先糊弄过清光。“您的意思是我们都有份吗?”今剑一蹦一跳地跳到了小优面前。仗着身高优势,小优揉了一把今剑的头:“对啊,你们不也要吃吗?”“我们、也可以吃吗……”秋田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嗯,所以快去吧。”

       “大将……”药研向小优走了过来,问出了一个成年(并不)刀剑都在意的问题,“这么多外卖,要很多钱的吧……为什么要这么破费?”很多刀都向这边看过来。“饭,总是得吃的啊。没有吃的人生活着有什么意义!”小优回答得理所当然。药研愣了愣:“可是只要买您的份不就好了,大家都买的话会多花很多钱的……”“哈?你是在开玩笑吗?吃饭不就应该大家一起吃吗?”小优不解。“所以都说了……这样子会花很多钱……”药研还想说什么。“哈哈……花钱?我啊……最不缺的就是钱啊……是啊……也只有钱,不缺啊……”小优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但笑着笑着,声音又低了下去。

       “……”药研感觉自己似乎说错了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没错,就这么没了……感谢看到这的你~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