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喵小优

emmm……这里是喜欢幻想的文渣一枚,自认为人跳脱随和(真的不矛盾吗……),但经常话唠,欢迎勾搭~

我的暗堕本丸番外 01 安定&清光的关系

*没错这次是番外!(我才不会说是因为我咸鱼不想更正文)

*嘛,一时脑洞,但是请注意并不是腐向!

*以及……国庆已经过去了,一天两更的爆肝也是过去时了。现在不出意外的话大概是周更,而且如果某一周没有等到的话也请不要感到惊讶,那大概是我手机被没收了……

*本来这篇是打算8号就发的,但是那天沉迷补作业,所以……emmm……

*明天就是月考QAQ……一种上刑场的及视感……如果排名不理想的话我怕是要被没收手机🙂,总之不要抱太大期待了,毕竟成绩才是第一位😂,考不好我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以下正文~



小优视角:

 
        自从给本丸的诸位买了手机后已经一周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学会熟练地运用啊……机动慢的就先不说了,小短裤们已经玩儿翻了,以至于被药研限制了游戏时间(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药研他……),但是偶尔在视频里看到别人家的一期尼时他们也会露出难受的表情。(对不起是婶婶太非了,今天就去踏平5-3🙂)

 
        胁差里最放心的果然还是骨喰,其次是鲶尾。并不是因为鲶尾也很乖巧,恰恰相反,他和鹤丸两个早就偷拍了很多张大家的糗照。(只是青江污得有点厉害😂差点教坏小短裤,被我罚了一个月的马当番。)

   比方说歌仙桑睡觉口水流的一塌糊涂(歌仙:不,这不风雅!);

大咖喱撸猫撸到不省人事(划掉)两颊微红(大俱利伽罗:无聊。);

江雪小公举嘴角罕见向上翘起(江雪左文字:……);

乱酱偷偷化妆被吓到导致手一抖妆容全毁(乱藤四郎:嘤嘤嘤我化了一个多小时的妆~);

次郎喝醉酒吊在太郎身上要抱抱(次郎太刀:哈哈哈,人家做过这种事吗?太郎太刀:我果然无法融入尘世吗……);

咪总难得烧毁了一顿饭(烛台切光忠:这真是一点也不帅气。);

阿尼甲努力背诵弟弟丸名字被发现(髭切:就算是队友也是可以斩的吧~);

药总吃糖时露出幸福微笑(药研藤四郎:大将,我申请研究人体解剖学。);

卡内桑一直盯着堀川看(和泉守兼定:烦死了!我才没有!);

青江观摩小黄本(笑面青江:哦呀,你们也要试♂试吗?我是说看书哦~);

hsb捂住我买给他的手机,飘着花,满脸幸福(压切长谷部:不阿鲁基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


      ……总之这样的照片还有很多,至于安定清光嘛……诶?等等,似乎鹤丸和鲶尾从来没有给自己发过他两的糗照。啊,突然有点好奇安定清光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安定&清光:不阿鲁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鹤丸:偷偷开溜)

        所以我就这么踏上了寻找他俩的旅程,只是逛遍整个本丸都没有踪影,难道大白天的他们在屋里?


清光视角:
 

       安定不知从哪里学来了壁咚这种东西,之后信誓旦旦地说要先拿我来试试,还保证不出问题,结果被我踹了一脚。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我脚下一滑,华丽丽地摔倒了。倒之前我还条件反射抓住了安定的羽织,把他一起扯了下来。


安定视角:

        今天学会了壁咚,本来想吓一下清光的,没想到居然被他踢了一脚,之后还被他拉着一起摔了。幸好我用手撑住了,要不然我就压到清光身上去了。两个大男人这样子还是挺害羞的。


小优视角:

        我真的只是想吓一下他们两,所以才没敲门的,可是一拉门就看见安定把清光地咚在屋子里,他们果然……好吧对不起打扰了,我只是路过,你们继续,继续……(安定&清光:不阿鲁基你要相信我们啊,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我们是思想纯洁正常的孩纸啊!)


鹤丸视角:
  
   
        难得今天阿鲁基身边没有人啊不刀,所以我抓住这个机会想要吓吓她,顺带拍点照片给大家分享(小优:来这边安定清光的事先放一放,鹤球我们俩先谈谈,没事别怕你过来,一点都不痛的。)。没想到还没等我出手,就看见阿鲁基一脸惊悚加悲痛地看向一间屋子里。那间屋子似乎是安定坊和清光坊的居所,我嗅到了一丝搞事的味道。果不其然,等我发挥我最大机动冲到那里时,看见了安定坊把清光坊压在身下,这可真是吓到了。事不宜迟,我赶紧掏出手机拍下了照片。虽然没有拍到阿鲁基的照片,但今天收到的惊吓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大,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事后(不你不要想歪),小优的**更新了:今天貌似看见了安定和清光的秘密……怎么办不会被灭口吧……后面还配了一张图(搞事鹤:没错是我发给阿鲁基的。)(←被打)

 

        以下是婶婶评论:

悠然酱的说:哇塞优酱你家孩子不得了啊,学不来学不来。

喵哈哈:吓得我赶紧冲过去看了一眼我家的。

流星瓶:看开点,也许他们是真爱。

萌萌哒可可:唔……萌新求安慰……我家的以后也会变成这样吗……

  

       以下是自家刀刀的评论:

只要是主命:阿鲁基又发文了,捧场捧场。(嗯?你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坠入迷乱:哇塞长谷部君手(ji)速(dong)惊人啊,话说阿鲁基图片上的那两位是我们家的吗!?

世界第一可爱的我:不是的啊,阿鲁基这真的是个误会!这个全都怪安定!@冲田君赛高

冲田君赛高:才不是!明明是清光!阿鲁基你要相信我!

今天也要搞事情:yoyoyoo~夫妻开怼现场!

世界第一可爱的我:手合场见!

冲田君赛高:🙂首落去死。

今天也要搞事情:不好,我先溜了,兄弟掩护我。@呆毛是本体

呆毛是本体:抱歉啊,我还是挺想看看鹤丸殿的糗照的。

今天也要搞事情:这可真是吓到了。不好wobeitamen……didjfneudjdhdj


风雅至极:啊啦,真是风雅的一天呢~


我的暗堕本丸08

*爆肝预警爆肝预警,从来只更一点的作者这次终于良心发现啦(并不)

*可能有人会嫌弃玛丽苏吧……但我的本意只是为了更好的体现出小优的性格改变和以前的经历,奈何文笔不够😂

*这章是没有付丧神的~

*『』是现在的小优的内心世界

*这是个梦,嗯,梦(只不过梦里都是以前的小优所经历过的),所以现在的小优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喂!)

*对这章就是传说中的回忆杀……

*爆完肝,也许我今天不会再发了,但也有可能突然精神振奋再度爆肝🙃(全看我家刀刀了,刚刚给我带回了大杵子,虽然代价是刷出检非……所以万一今天我意外开出千子姐姐的话会考虑一下……)

*祝福来自非洲的作者吧!虽然我相信勤能补非,但是有没有欧皇愿意来给我吸吸欧气😋(被打)









第八章    过去的经历真的还重要吗?

       唔……『这是哪……』小优捂着脑袋,『外面……好吵……』感到自己站了起来。『我有这么矮吗……』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去打开了房间门。『这里是……以前的……家……』

       “滚开!你给我滚!”女人愤怒尖叫的声音从另一个房间里传了出来。“妈妈?”不属于自己的稚嫩童音从嘴里发出。『这个场景……不,不要去!』

       门是锁的。“又锁上了啊……为什么每次都要避着我呢?明明都能听到的……”熟门熟路地翻出备用钥匙,小优打开了主卧的门。『求求你……不要开门…不要…我不想、我不想再看一次了啊!』

       门还是被打开了。房间里,男人正居高临下地将女人压在床上,双手紧紧掐着女人的脖子。“……快跑……”女人模糊地喊着小优的名字,“不要看!”“你给我滚出去!”男人抬起头,望向小优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爸爸……妈妈……”稚嫩的童音带上了一丝颤抖。“为什么……为什么爸爸妈妈和公公婆婆做了一样的事呢……”

       小优感到自己扑了过去,但被男人大力地甩开了。『快去打电话啊,快去啊,不能再晚了……万一这次妈妈没有撑住……』小优似乎明白了什么,跌跌撞撞地跑去给爷爷奶奶打了电话。

       爷爷奶奶很快赶到了。他们拉开了两人,勉强安慰了女人几句,便没了下文。

       “你为什么不去叫我爸妈!……叫他们有什么用?他们……他们只会偏袒自己的儿子!”女人无助地朝小优发着火,但小优只感到无名的悲伤从心底蔓延了开来:“公公婆婆……来不及赶过来……”『也不会过来的……』“……”女人没有再说话。



       “……”爷爷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水我已经帮你放好了,等会你自己洗……听见没有!”“知道了——”小优回答。

     『这个场景啊……』内心苦笑『反正也无法控制自己的举动不对吗……』

       水还是放早了。等到小优难得晚做完作业后,由于寒冷的天气,水已经完全冷了。

       “冷掉了……”一边这么说,一边去把水倒掉『停下啊,这样倒水声音太大了……』“你在干什么!”爷爷几乎是同时冲了进来,“干嘛,嫌弃我手脏啊,不想用我倒的水啊?我跟你说你这小孩越来越不乖了,你嫌弃我我还嫌弃你!”『哈哈哈……嫌弃我?嫌弃我不是一个男孩吗……』

       “不是……”小优的声音染上哭腔,“这个水……”“好了你闭嘴,我跟你说我不想听你解释。”老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用一种厌恶又无奈的眼神看了小优一眼,转身出去了。

       “你怎么又惹爷爷生气了!”出去后迎接小优的是奶奶劈头盖脸的责骂。“……我……”“好了好了不要说了,一个两个都这样,看了就心烦。”“…………”

       钥匙开门的声音,是爸爸回来了。爸爸的话……是会理解自己的吧……?“爸,又怎么了。”“唉…我都不想说了。你看看你的好丫头!我好心帮她倒个水,她反倒过来嫌弃我脏。”爷爷用一种近乎讥讽的语气说着。

       “跟你说了多少回!好好控制你的脾气,随随便便就冲爷爷奶奶发脾气,真以为他们必须得宠着你啊。说了这么多遍,也不知道改!”男人冲小优说。啊嘞?好奇怪啊……我发脾气了吗?

       “就是,一天到晚惹爷爷不高兴……” 奶奶也在碎碎念。“都闭嘴!”小优大声地吼了出来,“每个人都这样,一口一句,你们听我说话了吗?我有解释的机会吗!”『没错,就是要这样崩溃他们才会听啊~』

       “那你说。”男人直直望着小优。于是小优一边哭得撕心裂肺,一边说出了自己的解释。没有人回答她。良久,奶奶开口:“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去睡吧。”『嗯嗯~就这样没了呢~道歉这种东西,是不需要的……不对,似乎……还没完哦。』

       “丫头,睡了吗?”男人悄悄走了进来,“我知道肯定是冤枉你的,但是我们不能惹爷爷生气,所以刚才爸爸才会帮着骂你的。你要记住爸爸最爱你了……”『所以说,我就不重要了,我的心情就随便了?就连被冤枉了也是无所谓的?哈哈~真是好笑呐。』

       小优没有回答。“睡了吗……”男人像在自问。『嗯,睡着了哦,心早就睡着了!』



      “喂!”『这次,又是什么时候呢?』“听见没有!我说不要再缠着我了!”长相清妍的少女神色鄙夷地看着小优,“我们绝交了!不要我再说了 。”『哎呀哎呀……小学二年级啊~』“可、可是……我已经没有其他朋友了……”『嗯嗯,一年级的我还是有朋友的,可是~你把她们一个一个全都弄掉了……』

       “哦~所以呢?想要乞求我可怜可怜你吗?”少女的脸上露出不符合她年纪的神色。“……”小优低着头,泫然欲泣。“那这样,我可是很好说话的~你蹲着,在我身边跟着走一天……我就考虑考虑~”

       “……嗯…”『是啊……那时候的自己……对于这种时不时毁灭自尊的行为……接受得很快啊……』

     『这么说……难道睡在这个房间里……会做噩梦吗……』



      “……你真的变了呢,变得更加爱说话了。”“有……有吗?”小优腼腆地笑着。“嗯,真的哦!……的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哦!”“对啊对啊,也变得更爱笑了!”“而且啊,也敢表达自己的观点了。”『嗯!这些……都是你们的功劳哦……』小优想『看来……也不都是噩梦啊。』



      “那个……大家好……我叫……,爱好是看书和听音乐,有点怕生。”小优站在讲台上,大着胆子介绍自己,两颊绯红。『啊啊~突然变成初中了?时间还真是乱啊……』

       “一起出去玩吗?”“嗯,好!”…………………………………………『初中,还真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呐……但是还只剩下大半年了……』

 

       即使曾经有过那~么多那么多的不愉快,但是我也碰到过许多令我感到幸福的事。我,从不后悔来到这个世界。或许有人会压制我,不理解我,但是对于这种人,装样子就可以了~既然长辈老师都喜欢乖乖听话的懂事孩子,那么就表现成那样就好了。至于同学之间……那真是~令人莫名安心啊……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是你们让小优一路成长,在小优最坚持不住的时候温暖小优,帮助小优……谢谢你们,小优的今天,少不了昨日的你们。



      “emmm……今天也是全部130的一天啊……鹤球你怕不是不爱我……”『噗……这可真是……』

       “啊!”少女几乎跳了起来,“清光光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千万不要碎掉啊!”『啊,是那个时候呢。那次清光战线崩坏差点碎掉啊……』

       “QAQ什么鬼啊!为什么无法出战啊!啊啊啊……我要投诉投诉啊~”『呃……昨天了吗……』小优哭笑不得地又重温了一遍这次经历。『这样的话……我大概也快醒了吧?嘛……这次的梦也还可以呢……噩梦什么的……反正…也都过去了……希望……我可以在这个原本属于我的本丸里好好生活下去……』『借用鲶尾的话吧,我才不去回顾什么过去呢!』

       梦,戛然而止。




这里是题外话~
那个……为了写出深(bi)意(ge),所以并没有认真标明时间,所以这里来排一下

1、小学二年级被同班女生欺负,小优从一开始的默默忍受,到后面因为种种原因而开始反抗。

2、三年级时有人开始说小优变了,事实上一直到初中小优都在慢慢改变自己胆怯的个性,变得乐观坚强起来。(然后一不小心就发展出了一点心机😂)(嗯,所以这个婶婶并不是单纯的善良,内心深处还有黑暗的一面未被打开)(←剧透被自己打死)

3、三年级父母闹离婚,最凶的那一阶段就是上文小优所梦到的,那次经历也为小优后来决心改变自己做了铺垫。

4、因为性别所以被爷爷所讨厌。(emm……所以以后如果有写番外的话可能还是个伏笔)(QWQ我又剧透……)

5、上初中,不再胆小后与全班女生及部分男生愉快地交上了朋友,因此变得更加有安全感。

6、机缘巧合下已经变得温柔乐观的小优遇到了刀剑乱舞……里的狐之助。故事正式开始~

我的暗堕本丸07

*诸位今天我把魔爪伸向了骨喰……嗯没错你们的骨喰被我毁掉了(嚎啕大哭)

*评论里有说要写药研,宗三和萤丸(虽然我并没有萤总😂)但是这章早就写好了,他们戏份的话预计从第九章开始才会有。(我会告诉你那是因为我第八章已经写好了吗)

*以及……药总的戏份是不会少的。

*下一章爆肝预警

*诸君我有点不敢面对自己……写的文了……明明是想些一篇关于暗堕本丸被治愈的故事,但是感觉现在已经歪成玛丽苏文了……

*还有就是,虽然我厚着脸皮打了乙女向的标签,但是目前来看可能没有cp……而且以后可能也没有🙂总之到时再说……不过就算有cp,我也已经内定了😂



第七章    把暗堕刀剑净化后会发生什么?

  这样下去的话……还没撑到天亮,自己的衣服就要先报销了。“必须再想想什么办法。”小优想。眼神瞄到新手指导手册,小优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记得……里面写着的……驱散暗堕的方法。”如果当初直接背下来就好了……

       但问题是,本子现在在骨喰身后的桌子上,想要过去绝非易事。虽然小优可以保证自己不被砍伤,但是如果衣服被毁掉也是令人尴尬的一件事。

       深呼吸。“放轻松!”小优鼓励自己。随后,瞄准手册,一口气冲了过去。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极度错误的。手册是拿到了,但她也被骨喰按到了地上,在骨喰全方面的进攻下,小优感到腹部的灵力壳快要破碎了。

       “将审神者的血液,灵力注入暗堕刀剑的身体,再用真心去感化刀剑,即可成功。PS——成功率为50%”手册上写,“根据暗堕程度,失败后所受到的反噬程度也不同。”

       “……只能赌一把了啊,要么死,要么被反噬……”小优对于净化成功几乎没抱希望。

       撤走右手的灵力包裹,小优狠狠心,一把抓住了正在刺向自己腹部的刀剑。鲜血顺着刀剑流淌而下,滴在了小优白色的上衣上,如同绽开了朵朵妖娆的鲜花。(emmm……感觉这句描写有毒啊……)

       立马将灵力顺着刀剑灌入骨喰体内,小优感到浑身乏力。如果不是现在她正躺在地下的话,估计已经毫无形象地瘫倒了。好吧小优承认,现在这样已经没有任何形象了。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就在小优以为自己的灵力快要不够时,一道耀眼的白光从骨喰体内散发了出来。“这算是……成功了吧……”小优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

       感觉……有什么,正在温柔地抚摸自己,为自己祛除内心的不安。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温暖的灵力了,如同初秋的风一样,带着一丝微微的凉意,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回来吧……回到大家的身边来……骨喰……”朦胧间,骨喰听到有人在对他说话。“谁。”很熟悉,但又很陌生。骨喰努力想要睁眼,他感觉意识正在慢慢回到自己的躯体。

       说起来,自己已经睡了多久了。

       当眼瞳终于恢复为紫色时,骨喰看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陌生的少女被自己压在身下,受伤的手握着他的本体,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一丝害怕,但更多的是期盼。(不要想歪啊喂。)

       “失礼了。”边这么说,边从少女身上爬了起来,耳朵尖染上了微不可闻的淡红色。

       “我是这座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小优。总之先欢迎你回来。”小优尽量在表达自己的好感。“嗯。”好冷淡QAQ……但关于骨喰性格有所了解的小优点点头,这样才正常,像刚刚那样冲上来才不正常呢……

       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长得很可爱,看上去很天真,灵力也很温柔,这就是新来的审神者吗?或许是个好相处的孩子,但长大后呢?也会沉迷于这些刀剑的容貌的吧……骨喰这么想。

       “呃……那个……可以拉我一把吗……总感觉,灵力用光后腿有点使不上力了……”小优挠挠头,向骨喰求助。“…………”犹豫了一会,骨喰还是伸出了手。

       “谢…谢……诶?……等……”话还没说完,小优就不由自主地向后倒了过去,手还保持着握住骨喰的姿势,就这样沉沉地睡了过去。“……喂。”

       桌上的纸条上,鲜红的字显得特别清楚……“晚上请不要睡在房间里……”

没啦没啦……(下章回忆杀预告)(我明天发,明天发……)

我的暗堕本丸刀男戏份申请(,,・ω・,,)

说吧,想看谁出场?先到先得,没有的刀不写,所以尽量不要点欧刀了ヽ(´ー`)┌,没人点的话我就要随便给戏份了😂emmm……目前在更第九章,第八章爆肝预警,我今天不知为何特别亢奋( • ̀ω•́ )(但是我今天是不会发的)(*´艸`*)

我的暗堕本丸06

*一章比一章短小的标题( ゚∀゚)所以这一章稍微弄长了一点

*重度ooc,如果有喜欢骨喰的小天使先提前道个歉,把你家骨喰过分ooc了(,,・ω・,,)

*emmm……从这章开始玛丽苏能量激增(虽然前几章已经够玛丽苏了😂)

*一不小心好像把之前的那个粪婶描写得过于美好善良了一点……粪婶的为人在后面也会尽量好好写出来的……

*这是最后的存稿了🙃今天做完计划中的作业后有空尽量码……

第六章    作死送上门的下一步该做什么?

       吃完饭后,几乎就没有什么事了,于是小优决定先结束这一天,就向楼上走去。令小优没有想到的是,二楼属于审神者的房间干干净净,几乎就像是没有住过人一样。“那个审神者,之前都不住这儿的吗。”小优自言自语,“桌上……有东西?”整理得一尘不染的房间里却有一张被压在桌上的纸,明显就是想让人注意到。

       “继我之后来到这里的审神者啊,请相信我,这座本丸,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和平和安全。或许现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这座本丸真正的主人是一位游戏玩家,这导致了这个本丸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或许外界只经历了一天,但这里早已度过了十天,请注意好时间的流速,避免弄混自己的时间。”

       接下来的字是用红色特别标注出来的,在晚上看得小优脊背发凉“特别要注意的是,很抱歉因为我的失误,导致了这座本丸的暗堕,连带着晚上也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这个罪人提醒一句,晚上的话,最好不要待在房里,不然,我也不敢保证你会经历什么。切记,切记。”

       “这是什么提醒……怪吓人的……”虽然是这么说的,出于某些羞于启齿的原因,小优还是选择了远离房间。“可是这样的话……晚上要睡哪里呢……”思来想去,小优还是觉得不要去找别人了,毕竟再怎么说他们也不算熟,至少他们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而且自己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暗堕了。“睡……睡屋顶吧……晚上好歹还能看看星星……”小优这么安慰自己,“但愿不要感冒才好。”

       话是这么说,小优晚上果然还是睡不着。“很漂亮的星星呢,在现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光是这么看的话,这里根本就不像暗堕的本丸啊。”话音未落,小优就感到有一团散发着黑气的不明生物直直地闯入了原本属于审神者的房间。要不要这么应景的啊!小优内心猛烈吐槽。自己是乌鸦嘴吧!

       不过小优也庆幸自己听从了纸条上的话没有待在房间里,不然晚上……小优浑身哆嗦了一下。现在,有两个很明显的选择摆在小优面前了。一是下去看看,危险系数极高;二是就这么待着不管,天亮自然就好了,危险系数较低。按理说应该选择二才对,但俗话说得好,好奇害死猫宝宝,小优选择下去看看。

       小心地顺着梯子下到屋子外面的阳台,小优的脚说不软是假的。但既然都下来了,果然还是看看吧。轻轻拉开移门,小优突然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阳台的移门是玻璃的……所以自己这么干到底有什么意义啊!摔!“呃(⊙_⊙)……”看、看过来了……不知为何,不明生物身上的黑气已经减少了不少,小优勉强看出了来人“骨……喰……?”回答她的只有一双直勾勾盯着她的鲜红的眼睛。

       “骨喰的眼睛……不是紫色的吗……QAQ”难道是暗堕了,还是很严重的那种……但是,逃不掉了……小优现在突然很想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作,现在看你怎么打得过一个暗堕的付丧神。没错,小优几乎没有任何自保能力,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体育一项都及格不了运动渣赤手空拳去和刀剑打一架。就在骨喰砍过来的前一秒,小优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叮!”骨喰的刀狠狠地砍在了小优身上,却没有伤到小优分毫。“QAQ……起、起效果了……”小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优庆幸自己突然脑洞大开,想到可以用灵力做一个保护壳裹住自己,不然的话……小优看了看被划出一道口子的衣服,自己恐怕就和这衣服一样了……

       问题来了,现在该怎么办?

【刀剑乱舞/MMD】一个有毒的视频 UP主: 韶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989555

emmm……鹤球你怎么了,快和我回家😂

我的暗堕本丸05

*这章重度ooc

*婶的性格其实有点两面性

*婶身份背景会随剧情展开而揭露(悄悄告诉你们,因为我文废,所以直接回忆杀……)

*这章有点虐清光……而且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毫无逻辑可言……


第五章   清光果然是天使吗?

       跟着安定走了一段路,小优忍不住开口:“清光他……”“嗯,已经和碎刀没有什么两样了……”安定回答。“这样啊……”小优低着头,安定看不清她的表情。

       不一会,小优感觉前面传来了浓重的血腥味。“就是这里了。”安定在一间屋子前停下脚步。小优感觉自己丧失了推门的勇气,整个人似乎都在颤抖。安定看了她一眼,推开了门。首先入目的是地上的血液,大致呈暗红色,似乎已经干了很久。小优闭上了眼,深呼吸,再向里面走去。但小优明显高估了自己,在看到身上布满伤痕,鲜血淋漓的清光躺在床上时,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陪伴自己时间最久的一把初始刀,现在就这样毫无生气地躺在那。“这样子,本体还拔得出来吗……”小优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不,所以请您直接修复肉体吧。”安定的手从进门就一直按在刀上,似乎只要小优做出任何过大的举动,下一秒他都会砍上来一样。

       “是指要用灵力直接修复吗……”小优有些退却,“会不会失败……”“请您放心,只要您会控制灵力就可以了。”“那我试试……”仿佛没有看见安定握着刀的样子,小优小心地将手附上了清光的身体,开始试着催动体内的灵力。

       好痛,好冷,感觉有什么正在从我体内流出去,是血吗?这是清光昏迷前最后的感觉。对啊,是血啊……自己,快要死了吧……抱歉啊,安定,又把你抛下了……

       “吧嗒,吧嗒……”清光感觉,有什么砸在了自己的胸口,将他从沉睡中唤醒。是水吗?自己……不是已经死掉了吗?一片黑暗中,清光感觉有什么将自己轻柔的包裹了起来。“好温暖,好舒服,也好熟悉……”就像……最初自己被召唤来这个本丸时一样……“是主人吗……”可是,记忆中的那个主人,只会让自己不停地出战,出战,再出战……并且从来就没有给自己手入过。“不……不对……”在主人没有来到本丸前,自己是被修复过的。那时哪怕一点点擦伤都会被温柔地修复好。“是那时候啊……”清光想起来了,这种感觉,和那位冷冰冰主人不一样,是主人还没有来本丸前,自己被修复的那种久违的感觉。意识逐渐回到了身体里,清光缓缓地睁开了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挂满泪痕的少女的脸,灵力的源头似乎就是那里。“为什么她会有与主上相同的灵力……不……与那个主人不一样……是主上的灵力……?”(唔……这里有看懂吗?清光光已经发现不太对了,但是一个文渣并没有准确地表达出来……)又过了一会,清光感觉自己被完全修复了。“还会修复我,就是说明我还是被喜爱着的吗?主~上~”明明还很虚弱,却有了打趣的精神。安定还未说话,清光却似乎已经了解了一切。“清光……”小优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委屈。“是,我随时都在,主上。”“清光。”安定紧锁眉头,不解地开口。“安定……这是主上哦。”清光面带微笑,“为我们疗伤的,不舍得我们受伤的温柔的(沉迷肝刀的)主上。”安定感觉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主上……吗……?嘛,算了……既然清光这么说……”安定缓缓松开了按着刀的手。清光麻吉小天使QAQ!小优内心OS。

 
       “还有受伤的刀剑吗?”小优看向安定。“是的,除去大广间的那些,剩下的都是重伤到无法走动的。”战、战线崩坏?!小优吓了一大跳。“没事,可以麻烦安定带我一个一个去吗?”“是。”

       综上所述,小优从上午一直折腾到了半晚,终于帮所有人手入完毕。“呐……那个……咪……不对光忠君……你会烧饭的对吧?”小优略带期待地问。“会倒是会,请问您有什么要求吗?”“唔……我……饿了……所以……可以烧饭了吗……”“哦呀,厨房可没有任何食材呢。”光忠看着瞬间蔫下去的少女,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QAQ,我想表达的咪总不是酱的……)“那、那以前的审神者也不吃饭的吗?”“那个人是在一个黑盒子上操作的,然后就会有人将饭送来。”清光若有所思地回答。“黑盒子……是指手机吗……”小优瞬间庆幸自己带了手机,不过,本丸真的会有网吗……“好吧还真有……”于是小优在手机上点了外卖。

       不多久,外卖送了过来:“您好,请问是小优的本丸吗?”“是的……你是谁。”前去开门的清光一脸警惕。“啊……这位加州君请不要拔刀,我只是来送外卖的……”送外卖的小哥一脸惊恐。“呃……清光光放下你的刀……他真的是来送外卖的!”小优连忙阻止。“可是阿鲁基,那边那一大堆盒子……”清光似乎还不放心,“等等……清……光光?”“那堆盒子就是外卖啊,一人一份所以快点领了趁热吃吧!”巧妙地避开清光的问题,小优打算用吃的先糊弄过清光。“您的意思是我们都有份吗?”今剑一蹦一跳地跳到了小优面前。仗着身高优势,小优揉了一把今剑的头:“对啊,你们不也要吃吗?”“我们、也可以吃吗……”秋田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嗯,所以快去吧。”

       “大将……”药研向小优走了过来,问出了一个成年(并不)刀剑都在意的问题,“这么多外卖,要很多钱的吧……为什么要这么破费?”很多刀都向这边看过来。“饭,总是得吃的啊。没有吃的人生活着有什么意义!”小优回答得理所当然。药研愣了愣:“可是只要买您的份不就好了,大家都买的话会多花很多钱的……”“哈?你是在开玩笑吗?吃饭不就应该大家一起吃吗?”小优不解。“所以都说了……这样子会花很多钱……”药研还想说什么。“哈哈……花钱?我啊……最不缺的就是钱啊……是啊……也只有钱,不缺啊……”小优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但笑着笑着,声音又低了下去。

       “……”药研感觉自己似乎说错了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没错,就这么没了……感谢看到这的你~

我的暗堕本丸04

*依然小学生文笔(´・ω・`)

*今天还有一更(我为什么要这么高产,摔)

第四章   该如何说服刀剑们去手入?

       “所以说……你们真的不需要手入吗?怎么看都很疼啊……”小优还在问。“………………我们是次要,你还是先给短刀手入吧。”就在小优以为没有人会搭理她时,药研开口了。“药研君……”安定皱了皱眉。“现在的我们,也只能寄希望在她身上了吧。更何况,骨喰和鲶尾……”安定没有再说话。倒是小优又一次开口了:“说来惭愧……你们知道怎么手入吗……”狐之助那个混蛋直接跑掉了啊!说好的新手指导呢!“门口……有东西。”坐在靠门口的山姥切国広简短的说了一句话,就又拉了拉头顶的白布,往边上缩了缩。

       “新手……指导大全……”小优读了出来,“看来狐之助还算有点良心。那可以麻烦你们带路了吗?手入还是尽快吧。”“是。”说完药研就带着小优离开了,安定立马不放心地跟了过去。“好了,各位对于这位审神者都有怎么样的看法呢。”烛台切光忠拍了拍手。“没兴趣和她搞好关系。”“反正仿品的意见也是不重要的……”“看起来并不是有能力使用我的人类。”“酒量大概没有人家好。”“咔咔咔,似乎缺乏锻炼啊。”“嗯……表现并不风雅。”“不太像可以好好照顾人的样子……恐怕连自理都……”“身上倒是没有什么需要祛除的污秽……”

       另一边。

       “到了。”药研拉开门。房间里有好几把短刀,看到药研后,都不顾身上的伤争先恐后地涌了过来,但是看到药研身后陌生的小优后又都停住了:“药研哥……”面对弟弟,药研的脸色柔和了不少:“这是新来的审神者,她会帮大家手入的。”“审神者……”小优感觉小短裤们明显向后退了一大步。“药哥……”小优开口。药研微不可闻地抖了一下:“你刚刚叫我什么。”“药哥……啊,抱歉,一时顺口……”小优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脱口就是药总。(药总气场两米八~)“不,没事,随你喜欢吧……”“好~那么……嗯……你们好……我是小优……你们可以随意称呼我。”小优努力克服想要逃掉的想法,冲短刀们露出了一个笑脸,“我是来帮你们手入的,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药研哥……”“唉……她应该是没有恶意的,总之不管怎样先把伤治好吧。”药研姑且算是支持小优的,小优松了口气。

       剩下的短刀们互相看了看,等级稍高的乱先走了出来:“那我先来。”“嗯,拜托先把本体给我吧。”小优微笑,“但是我从来没有试过手入,所以可能……很不熟悉。”乱迟疑了一会,还是交出了本体。

       小优小心地拔出刀,刀身布满了裂纹,伤痕和眼前中伤的乱成正比。按照指导上的提示,小优一点一点小心地修复着刀。“抱歉……”小优低着头,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乱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接什么。“好了~”没等乱开口,小优就把崭新的本体还给了乱。“……谢谢……很久没有这么温暖的感觉了……”沉默了一会,乱还是表达了一下感谢。“不用谢~”小优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好了起来,“突然觉得有干劲了呢。下一个?”“如……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请帮我手入。”五虎退抱着小老虎,低着头。“当然不会介意了~”小优接过刀剑,一开始内心的紧张感已经消退了很多。“您很温柔呢……”五虎退害羞地低着头,“灵力也很温暖,有点熟悉的感觉……就像我刚刚被召唤出来时的感觉……”“是吗。那我就姑且当做是夸奖啦。”小优决定,还是不告诉他们了。

       不一会,在场的短刀包括药研都被拉着修好了刀,哦,安定也是。“…………大将……”药研再次开口。哦,改称呼了改称呼了!小优内心的小人雀跃不已:“在?”看到少女一秒雀跃藏都藏不住的心情,药研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笑意,但下一秒就恢复了正常:“您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半暗堕的本丸。”“是?”“我的兄弟……骨喰和鲶尾……就是暗堕者之一……不知可否请您……解除他们的暗堕?”药研本来并没有报什么希望,毕竟就算眼前的少女才十几岁,肯定也是知道暗堕刀的可怕之处的,作为审神者正确的处理方式,碎刀是最好的选择,所以药研也做好了准备。“emmm……我看看哦……新手指导上好像有写……啊,找到了。”小优举着手册翻了半天,“呃……看样子好像挺难的……而且还标明了严重不推荐……”药研心中苦笑,果然吗……“所以说,你可别报太大希望啊……我会尽力,但如果他们挺不过去,我也无能为力了……”药研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诧,她……同意了?

       然而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安定就抢先一步开口:“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您先为清光手入吗……暗堕刀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清光……”小优感觉心一颤,扭头望向药研。“大将先去那边吧。”小优向药研微微鞠躬,立马转身走了。

求勾搭~

我的暗堕本丸

*enmm……依然十分的短小

*这章的文笔……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一个努力想写出大触感觉的文渣😂







第三章   审神者还算半个幼女怎么办?

    
        “打扰了……”小优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和室的纸门。“盯……”小优瞬间感受到了无数目光,有探究的,有怀疑的,也有极度不怀好意的。出于害羞的本能,小优往小狐狸后面缩了缩,但她似乎忘了小狐狸只到她的小腿。(场面一度十分尴尬.jpg)

     
        结果还是小狐狸开了口:“我想各位大人也知道了,这位便是新来的审神者,希望大家能够好好相处。”小优在后面默默点头。呃,不对,谁能告诉她这只狐狸一副即将功成身退的样子是什么鬼。“那么,在下就先行告退了,审神者大人。”小狐狸识趣地没有说名字。其实我的真名和优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小优默默想。等等,它刚刚说什么?“诶?你要走了!”“是的,有缘再见了,大人~”下一秒小优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原地爆炸啊不消失。

    
         小狐狸一走,小优感到如坐针毡。“请您先过来坐下吧。”大和守安定开口了。明明是恭敬的语气,小优却听出了一丝压迫。环视一周,在场的几乎都是个子高的,小短裤(划掉)短刀们除了药研和不动行光全都不在,小优都不敢去细想。呃,在场的有:大和守安定,大俱利伽罗,同田贯正国,陆奥守吉行,歌仙兼定,山姆切国広,笑面青江,堀川国広,烛台切光忠,山伏国広,髭切,太郎太刀,次郎太刀,石切丸,药研藤四郎,不动行光(好吧我有毒。因为居然两章都没有让他们出现,所以把名字先报一报……)“噢……好。”小优回答。喂太怂了吧!小优内心如是想。没记错的话,除去不知为何不在的初始刀加州清光,等级最高的就是大和守安定了。“74级吗……”小优内心想,“41级的我是绝对打不过的吧……希望不会出什么意外QAQ”

   
       怀着一丝道不明的情绪,小优走到空出来的主座坐下:“那个……我是新来的审神者,小优……请随意称呼我。”在这段时间,其他人也在观察小优。“嗯,意外的比较高嘛,167的样子?”药研这么想。“梳着马尾……也就是说年纪不会超过25?(好吧,并不是过了25就不准扎马尾的意思,并没有这种意思!)”笑面青江也在猜测。“光听声音的话还是个孩子……但是已经这么高了,怕是个有着可爱声音的成年人吧……”这是烛台切光忠。“这个身高在女性中应该算是中等偏上吧?但是其他地方的发育……应该只是平均水平?”大和守安定,你的关注点在哪里!“从今天开始,我就正式接管这里了,请多多指教!……疼疼疼……”小优边说边鞠了一躬,却因为太过紧张而撞到了桌子上。“……”其他人不想说话。

       感觉带着面纱看不清的小优果断选择拿掉了面纱,却听到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我……我长得很奇怪吗……”小优整个人都崩溃了。但是一抬头,却看见了带着大大小小伤口的付丧神们。“你们……需要手入吗……”小优小心地问。“手入啊……呵呵呵,真是个令人怀念的词。”安定微笑着说。小优打了个寒颤。“不过在此之前……可以请问您今年多大了吗?”药研推了推眼镜。“十……四?呃,也可以算是十五吧。”小优歪了歪头。“……”十五岁长得比我高真的大丈夫?药研想吐槽。但是再想想,不管怎么说对一个孩子拔刀这里的大部分付丧神应该还是做不到的,政府是利用了这一点才会派她来接管的吧。以及……“我真的长得特别奇怪吗……”“不,只是没想到审神者居然会这么小。”

没想到像我这样的小学生文笔都会有人喜欢,好激动(*≧▽≦)下一篇刀剑男士们就会出现了~预计今天还会有一更~